中国华文教育网
2010年中国寻根之旅夏令营四川营花絮
2010年12月13日 12:39

笔者与抗震小英雄林浩合影


抗震小英雄林浩和因地震痛失了芭蕾舞梦想的李月共唱《感恩的心》


笔者用相机记录下来了他们曾经拥有的欢乐和拼搏

颜善文(全美中文学校协会)

  继2006年北京寻根之旅夏令营之后,今年约六千海外华裔青少年再次相约北京,参加2010寻根之旅夏令营,规模之大超过已往各届,堪称世界之最。从今年三月开始,全美中文学校协会与海外交流中心协作,全面推展北京、北京-四川、江苏-北京、杭州-北京、昆明等夏令营。共约二百多人,来自各地二十多所中文学校的华裔青少年代表美国参加了以上不同的夏令营。前后十天左右的夏令营,学生领队们朝夕共处,游历名胜古迹,见闻颇多,收获很大。

  记北京夏令营闭幕式表演《感恩的心》

  北京寻根之旅夏令营开始后的第二天,来自四川的省侨办张处加入了我们的行列。由于四川省部分铁路被泥石滑坡所毁,张处不得不临时换成飞机来到北京-四川夏令营营地-北京九华山庄十五区楼房。

  自从7月5日气温突破40 ℃成为差不多六十年来最高记录后,北京地区的高温状况稍微有所改善,但是对于每天要在外面奔波的夏令营营员来说,依然是非常的令人疲惫不堪:一回儿室外酷热当头,一回儿车内空调寒冷难受。

  早晨大巴刚开出不久,张处交代笔者一件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组织北京-四川夏令营的部分海外华裔学生,参加明天晚上的夏令营闭幕式表演。具体说来,要求有二、三十人学唱《感恩的心》,和其他十位来自灾区的学生,一起登台演唱。笔者将具体名额分配到其他几辆大巴的领队,他们大都是来自美国参加北京-四川夏令营的,笔者留下几名给所带领的达福地区夏令营学生。

  笔者思想要鼓动几位学生参与,应该是易如反掌。没料到,整个过程充满了扑朔迷离的故事。戴安娜最早愿意登台表演。她擅长唱歌,这是笔者在四川夏令营闭幕式上才欣赏到的。当她得知了消息后很高兴,因为笔者昨天告诉她所有参加汇演的节目早在二、三个月前就报批审核,临时要报名参演是绝不可能的。接着,笔者又向另三位男孩促销演出的机会,没想到他们满口答应了。

  车还没有到达目的地,所有人都变卦了。先是戴安娜推辞,然后小安爵、杰夫列也将得到的名额赔上钱转让给二位女生,她们好高兴,赚了人情,又出风头,更加得利,世上哪里来这么好的机会?!不知何故,百瑞也想放弃了。笔者开始游说大安爵,小伙子挺精神的,他愿意顶替百瑞,如果他决意不干。按照预定的计划,晚上我们一回到营地,歇息十几分钟,立刻马不停蹄地步行去十七区集合,要求完成晚饭前的排练,晚饭后还要继续排练和登台彩排。对这些来自北美的学生来说,这仅仅是首次练习而已。

  当天上午游览颐和园,下午攀登长城,加上气温高,孩子们已是筋疲力尽。虽然空腹来到宽敞高大的排练大厅,面对不熟悉的歌词和音乐,但是他们没有怨言,没有叹息,马上进入排练的行列。作为全美北京-四川夏令营北京站的总领队,笔者义不容辞地协助来自四川的艺术指导,和其他领队们一起,安排台型,指挥站位,分发歌词,督促提醒,忙的不亦乐乎。亏得这些孩子们个个中文功底不错,在短短的一小时内差不多能附和唱歌了。

  四川省侨办安排演唱《感恩的心》,叫我们不能不联想起2008年震惊中外的汶川大地震。灾情之惨烈,影响之深远,引起世界各地尤其是华裔同胞纷纷解囊相助,毕竟血浓于水,各种各样的援助纷至沓来,对此四川人民充满感恩。借此世界华裔青少年大联欢之际,他们要向所有真诚帮助灾民的人们表示由衷的感谢。四川省侨办特地邀请了抗震小英雄林浩和因地震痛失了芭蕾舞梦想的李月,参加闭幕式的联欢晚会。

  歌曲《感恩的心》是一首感人肺腑的手语歌,由台湾女歌手欧阳菲菲一唱成名。据词作者陈乐融回忆,当初是为日剧“阿信”在台湾中国电视公司首播时,所量身打造的一个片尾主题曲。如今《感恩的心》被引用、流传得太广,除了进入学校音乐课本,也成为各企业、单位、机构的宣传曲、励志曲、散会曲,是作者当初意想不到的。它的歌词是:

  我来自偶然像一颗尘土

  有谁看出我的脆弱

  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

  谁在下一刻呼唤我

  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

  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

  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

  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作我自己

  感恩的心感谢命运

  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

  乍看一下,光是要熟悉并演唱这首音域宽广、歌词繁复的歌曲,已经相当不简单,况且要学习手语伴随音乐,莺歌燕舞,难度可以想象。笔者暗自为那些孩子们着急,心想滥竽充数的话可能要出洋相,要唱也不是那么简单。看来,假唱是唯一可行的妙法。在十五区吃过晚饭后,约四十来个孩子们再次回到了排练大厅。这时候,已有好几个团队跃跃欲试、等待排练的时机。

  在排演《感恩的心》之际,小英雄林浩来到了我们中间。笔者感觉他还是北京奥运会上那个身子,那块失去的头发已经长好,人很大方,谈吐象个小大人。笔者见到了他的经纪人田先生,问起林浩的近况:学习、社交、公益等等。之后大家一起排练约有四十分钟,完毕,大家边休息,边观看他人的表演。我们看到有一群高中生,至少在五十人以上,载歌载舞,边奏边弹,一回儿鱼贯而上,一回儿退居台后,分批演出不同的舞蹈,非常吸引人。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是来自台湾的夏令营学生。他们是有备而来,后来竟成了闭幕式上的压台戏。过后,我们接到通知,要步行到二区的演出厅彩排。后来笔者才知道,节目主管已经在百忙之中看到了四川队的排练,表示了首肯。终于我们的节目被批准了,笔者心里很高兴。在彩排场地,孩子们得到了联欢晚会艺术总监的检验和指导,他特地为孩子们演唱提供了一条必胜妙计。当笔者带孩子们回到营地休息时,已经快十点半了,笔者告诉大家好好休息,背出歌词,准备明天的节目演出。

  第三天一早我们快快起床,整队坐车前往水立方参观。路上导游告诉笔者今晚要在鸟巢举行夏令营联欢晚会,而且明星成龙要来登台贺喜。笔者强抑狂喜,悄悄对我们队的孩子们说:“你们想和Jacky Chang同台演出吗?”结果,群情激奋,没有人打退堂鼓的。

  中午在国家会议中心就餐,六千人共聚一餐,五百多桌,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最担忧的是我们这些领队,稍不留神,就会走失孩子。下午参观鸟巢。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如此庞大的建筑物,不知如何来表达心中的惊叹——宏伟、壮观、气宇轩昂。远处耸动的人流渺小如蚁群。笔者在思想:要是在这里演出,场面大是大,恐怕六千人只能占居一角,一定没有那种热闹气氛。正当我们无拘无束地攀登鸟巢内部最高观众台时,笔者得到了立刻带学生去国家体育馆排练和晚上在那里演出的通知。原来,导游误把国家体育馆听成国家体育场(鸟巢的正式名称)。紧接着,所有的学生穿过烈日炎炎下的广场,急行军来到了演出地点。

  晚上演唱会前,四川队的演出学生们进行了最后的彩排,李月和林浩也参加了。刚端晚饭,所有人又被召去参加登台谢幕练习。几乎没有任何的空闲时间,所有的演出学生安排在演员区,安静等待正式演出。

  晚会开始了,环顾四周,看到到处是涌动的人海。一片片黄色、红色、白色和蓝色的群落,随着大彩屏上出现的熟悉脸孔,欢声雷动,此起彼伏。晚会的节目由各国的华裔青少年表演,各地的风土人情在这里自由地展现。学生们出色的演出,赢得掌声不断。四川队表演前,主持人介绍了领唱的两位抗震小英雄,顿时欢迎掌声四起。开始演唱,一切如愿,没有意外出现,每个演唱者尽全力用歌声和手势来诠释感恩的心情——渴求、真切、果敢、坚强。歌声刚结束,再次掌声轰鸣,笔者更是激动不已,为那些在一天之内登台演出的孩子们感到自豪和充满感激——为他们的奉献和热情。其实,夏令营中有太多值得感谢之处。感谢夏令营组织者的精心安排,感谢众多领队的无私奉献,感谢许多家长的热情支持,感谢首都人民的大力配合…

  比较令人遗憾的是,据说是档期没有排开,成龙先生没有如愿出现。不过他通过视频播出了个人问候。更糟糕的是,笔者和四川队的演出学生们没有一个人看到这段录像,因为我们当时在幕后准备演出。笔者能想象这些孩子们有多难受。为了心中的偶像,为了那激动的几分钟,在过去24小时内,他们付出了八到十个小时的精力,就被笔者的一片真心所“悠忽”了吗?!他们失望了没有?最后笔者没有从他们的脸上读出如此的表情,其实,他们太天真可爱又善解人意,已经能够“宽容”成龙大叔的“毁约”了。

  笔者用高清摄像机拍下了整个四川队的演出,作为一份留念,为了记住他们曾经拥有的欢乐和拼搏。

【来源:中国华文教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