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文教育网
荷兰丹华文化教育中心教师谈"每周一诗"教学法
2011年06月23日 08:21

图为赵艳(后左九)和她的学生们

  我所教的这批学生中,有很多人跟我一直从初一上到了初三,已具有一定的中文底子,但是中文毕竟是他们的第二语言,平时的使用率不高,加上中学学业压力上升等原因,这批大多正处于青春期的学生在中文学习上也进入了一个瓶颈时期。苦思中,我灵光一闪,何不教他们背古诗词呢?诗词胜在有意象和意境,更便于理解和背诵,而且字词上的重复,还可以当作复习。就这样,我给初三班设置了一个固定教学内容——“每周一诗”,同时也给学生布置了一个固定作业:每周背、默一首诗。

  择诗 中国是诗的国度,浩瀚如海的诗歌作品固然提供了无限的选择自由。我决定先以季节为标准:秋天就先教秋思题材,像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春天就找有春光、春色的诗,如王安石的《泊船瓜洲》、崔护的《题都城南庄》。

  在背了一段时间的四言、五言和七言诗后,学生们的“胃口”开始大起来,觉得背四句诗有点“小儿科”,要背“长一点”、“难一点”的,我由此联想到散文名篇《陋室铭》,如此朗朗上口的文章,不也可以当作诗来教吗?于是我把这篇文章拆成了3段,每段6句,以诗的形式分3次教完,学生们兴致挺高,很快就背、默下了整篇文章。琅琅的背诵声鼓舞了士气,我们决定更上层楼,锁定的下一个目标是: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

  至此,“每周一诗”已不单是背、默古诗,而且还成了背、默散文名篇。现在,我偶尔会花上几分钟时间,让学生们把已学的诗文进行一次“连背”,从他们流利、大声的背诵声里,我可以感觉到他们满满的成就感,并忍不住为他们喝彩。

  教诗 要保持学生的学诗热情,就需要借助各种方式,“接龙”和“冥想”就是我最常使用的方法。通过多种方式引导学生反复诵读,学生往往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背下一首诗。另一个加深记忆、辅助背诵的方法是借助多媒体,让学生直观了解诗歌意象,当他们在背诵这些诗句的时候,脑子里也一定会飘过这些画面。

  每首诗都有它独特的背景,在诗的背后,可以有一段历史,一个故事,或是一首歌。因此在教诗时,我也很注意内容上的连横与扩展。我喜欢讲故事,像读《夏日绝句》,我就给学生们讲“汉刘楚项”(楚汉之争)和“耻辱靖康”(靖康之耻);读黄巢的《不第后赋菊》,我就推荐他们去看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学生们的反应是既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的:他们不解争霸的惨烈;他们对《满城尽带黄金甲》撇撇嘴,理由是“不喜欢”、“打打杀杀太血腥”……这是生活在另一个国度里的另一代华人孩子,他们对中国文化有一份自己的理解和解读。

  现在,初三班的学生已经在半年多时间里,背下了十几首古诗和两篇古文,虽然相对浩渺文海,这只能算沧海一粟,但它们同时也是一个个路标,指引着孩子们通往中国文化殿堂的道路。(赵艳 寄自荷兰 本文作者系荷兰丹华文化教育中心教师)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