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文教育网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
2010年06月07日 14:22

露如微霰下前池,
风过回塘万竹悲。
浮世本来多聚散,
红蕖何事亦离披?
悠扬归梦惟灯见,
濩落生涯独酒知。
岂到白头长只尔,
嵩阳松雪有心期。

    【题 解】

    崇让宅在东都洛阳,是李商隐岳父王茂元的宅邸,也是他和妻子经常居住的地方。关于这首诗的主旨,有“寄内”和“悼亡”两说。绝大多数人还是把它看作悼亡诗。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 诗意图 廖松岗 绘

    李商隐与妻子的感情十分深厚。他半生沦落,长年辗转于外做幕僚,王氏一人在家抚养子女,生活清苦,却毫无怨言。大中五年(851),诗人罢幕归家,妻子王氏已经病故。沉浸在丧妻之痛中的诗人不能自拔,在妻子住过的崇让宅里流连忘返,写下了一大批催人泪下的优秀诗篇。其诗集中明确以崇让宅为题的有好几篇,这是其中之一。

    句 解

    露如微霰下前池,风过回塘万竹悲

    这是崇让宅的景物描写。初秋的寒露,如同霰雪一般纷纷飘落在池塘里;秋风吹过寒塘,只听得风摇翠竹,飒飒作响,像是发出悲泣的声音。

    霰雪是细小冰粒组成的小雪。农历七月底的秋露还远远不能称之为雪,但在诗人的眼里却是白露苍苍,一片凄凉。“回塘”,即曲水池。曲池前横,修竹万杆,本是清幽之地。“露”和“风”的点染立刻使景物带上了浓重的悲切气氛。风吹竹林是很平常的景象,但在伤心人听来,即如悲泣一般。很明显,诗人把自己的悲伤赋予了眼前事物。

    浮世本来多聚散,红蕖何事亦离披

    变幻无常的人生本来就聚少离多,那红荷为什么也零落分散呢?“浮世”就是浮生,是说人生在世,生命短暂,而又漂泊沉沦,浮游于世。“聚散”在这里是偏意词,不是分别指聚合和离别,而是侧重说“散”,即离别。“红蕖”,红色的荷花。“离披”,分散、零落之意。

    此联前一句由景物描写转到人生的感慨,既是指筵终席散,大家又当别去,各自分离;更是指本来就聚少离多的妻子如今独自离去,再无相聚之时。后一句转向景物描写,并寓情于景。人生固然多分离,难道就连那不知分离之痛的荷花也要离散吗?这里看似惊叹红荷的零落,其实寄予着诗人对人生难得团圆的无奈和痛惜。诗人不用直叙而用反问,愈发加强了沉痛的语气。

    悠扬归梦惟灯见, 落生涯独酒知

    只有孤灯可以照见自己悠远飘忽的思归之梦,也只有薄酒知晓自己漂泊零落的生活。“悠扬”,飘忽不定,这里用来指“归梦”。“濩落”,即空廓无用、大而无当,这里有一事无成的意思。

    诗人长期仕途失意,郁郁不得志。爱妻病故,又失去了相濡以沫的人生伴侣。从今往后,再没有人与自己休戚相共。归梦再深切,已经找不到等侯在家的人。浮生落拓,以酒浇愁,再无知音,凄凉景况可想而知。两句中的“惟”和“独”都起着一种强调的作用,渲染出诗人的孤寂与失落。

    岂到白头长只尔,嵩阳松雪有心期

    难道直到头白身老,我都只是这样过下去吗?其实,我早就有意于嵩山的青松和白雪了。“只尔”,只是这样。“嵩阳”,嵩山(在今河南登封)的南面。“心期”,心愿,夙愿。“松雪”,喻高洁的品性和节操,这里用以指代自己出世归隐之心。尾联似宕开一笔,但伤怀消沉到避世归隐,实际上悲慨更深。

    评 解

    李商隐写给妻子王氏的诗歌有三类:一类是追忆当年相恋情形的恋情诗,风格比较秾丽;一类是远游在外的寄内之作,风格比较清丽;剩下的就是悼亡诗。李商隐的恋情诗繁复绮丽,而寄内诗和悼亡诗则显得疏朗清幽。这类诗很少直接抒情和论说,多借景抒情,这与其恋情诗重意绪少叙事的风格是一致的。

    钱良择评此诗说:“情深于言,义山所独”。“情深”,确实是此诗的特色。诗人不再像以往的恋情诗那样用艰深的典故、繁艳的辞藻等去刻意营造迷离的意境,一切都那么自然,不求技巧,却真挚动人。

【来源:五洲传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