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文教育网
晚晴
2010年06月09日 09:38

深居俯夹城,春去夏犹清。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
并添高阁迥,微注小窗明。
越鸟巢干后,归飞体更轻。

    【题 解】

    公元九世纪上半叶,因政见、利益不同等原因,唐朝曾出现长达四十年的“牛李党争”。李商隐最初受到牛党中人令狐楚的赏识,后来入李党中人王茂元幕府,并娶其女儿,遂陷入党争,受到牛党的忌恨与排挤。唐宣宗即位后,牛党当权,李商隐更觉朝政日非,仕途黯淡,生活也较为窘迫。宣宗大中元年(847),郑亚遭贬赴桂州(今桂林)任职,聘李商隐作幕僚。这首诗就是李商隐初到桂林时所作。它描写了当地初夏晚晴的景象,展现出清净而富于生机的画面,委婉地反映出诗人愉悦欣慰的心境,在其诗作中较为少见。


晚晴诗意图 马泉绘

    句 解

    深居俯夹城,春去夏犹清

    诗人在桂林的寓所,居处幽僻,俯临夹城。一天傍晚,他登楼四望,明媚的春天已经过去,但他并无伤春之意,去便去罢,这初夏正清和怡人。大概因为初来乍到,南方的山水、气候、风物,给了他新鲜明净的感觉。一个“清”字,传达出的信息是很多的,让人感到有清风掠过,呼吸到清新的空气,看到清丽的山水,享受清静的时光。此时,诗人也自是身心清爽。

    “夹城”,原指京师宫苑在主城外修筑的副城,但这里显然不是;可能是指瓮城,在大城门外,用以增强城池的防御力量。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

    雨后夕照辉映,仿佛老天有意怜惜那生长在幽暗处的小草,让它沐浴阳光,而人们也更珍重这傍晚时的晴天。南方之地,夏季多雨,人为久雨所苦时,自然盼望天晴。诗人登楼临览的这个傍晚,云收雨散,太阳出来了,被雨滋润过的万物焕然一新,充满着蓬勃向上的生机,人的精神也为之一振。对“天意怜幽草”一句有不同的理解:一种认为指晴,意思是久遭雨涝之苦的幽草,忽遇晚晴,得以沾沐余晖而平添生意;另一种认为指雨,意思是与人世间对晴天的喜爱不同,多雨的天气却是上天对小草的恩赐。前一种理解是意义的顺承,而后一种则是意义的逆接。

    晚晴虽然美丽,却很短暂,人们常在赞赏留恋的同时,对它的匆匆流逝感到惋惜与惆怅。但诗人并不像后来的《乐游原》那样发出沉重的叹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此时,在诗人眼里,上天是有情的,人是有情的,世界是美好的,而这一切,皆是因诗人对生活充满了感情和热爱。他是以欣赏的眼光来看世界。上天连不为人注意的小草都怜惜有加,那么像自己一样的才志之士,朝廷又怎么会弃置不用呢?这两句暗寓了诗人的身世之感和相信自己必将有用于世的信心。这也正是对自屈原以来“托芳草以怨王孙,借美人以喻君子”的艺术传统的化用和继承。

    “晚晴”本为一种天气状态,后来被赋予人生意味,成为对老年人的代称。“人间重晚晴”则用以比喻社会上尊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

    并添高阁迥,微注小窗明

    雨后天晴,云烟尽散,放眼望去,视野较之朦胧阴雨中开阔多了,也看得更远了,诗人所处楼阁与远处景的距离仿佛增添了许多。“并”,更加。“迥”,远。此时,夕阳的余辉流泻在小窗上,光线微弱,故说“微注”。但这一脉斜晖毕竟来到了,仿佛照到了诗人的心上,有一种柔亮、平和而熨贴的感觉。

    雨后新晴,诗人本就喜悦;登高远望,更让人心胸开阔,一切愁情烦事尽去。这一联通过对晚景的具体描绘,写出了一片明朗欣喜的心境,把“重”字具体化了。

    越鸟巢干后,归飞体更轻

    “越鸟”,南方的鸟。桂林古为百越之地。宿鸟归飞通常是牵动旅人的羁旅乡愁的。古诗中有“越鸟巢南枝”,说的是南方的鸟儿连巢都筑在树的南枝上,表达了身在异乡的游子对故土的思念和眷恋。作者化古诗而反用之。你看,风雨过后,天晴了,巢干了,鸟儿又可以回到温暖的家了。它们因此而欣喜,连身体都变得更加轻盈。诗人不是鸟儿,不知鸟儿所思所想。他是把自己的心情移化在了鸟儿的身上,鸟儿体态轻盈,仿佛也和诗人一样心情轻快。此时,诗人大概也觉得自己摆脱了各种纷扰,心有所归吧。

    评 解

    就在赴桂林途中,商隐对自己前途还忧心忡忡,一路写下了不少触景感怀之作。初到桂林,南方异乡风物和“甲天下”的山水美景,给商隐带来许多新鲜喜悦的感受;同时,由于远离京城政治是非之地,府主郑亚又较为器重,诗人大概觉得身有所托,心有所依。诗中明净清新的境界和生意盎然的景象,正表现出诗人当时欣慰愉悦、明朗乐观的情绪心态。

    诗人将自己的独特感受融合在对晚晴景物的描写之中,景物与诗情、哲理融为一体,自然浑成,不着痕迹。与盛唐众多诗人热情奔放的表达方式不同,李商隐的感情细腻绵邈,表达方式婉曲含蓄,再加上比兴象征的巧用,别出心意的用典,使得诗歌具有一种令人回味无穷的魅力。

【来源:五洲传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