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文教育网
无题
2010年06月09日 09:51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
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
青鸟殷勤为探看。

    【题 解】

    李商隐以“无题”为标题的诗大约有二十首,其中除“万里风波一叶舟”外,皆以爱情为题材。其中最为人们喜爱的是“相见时难别亦难”、“昨夜星辰昨夜风”这些寄托痕迹似有似无的作品。这些诗有着浓厚的悲剧色彩,基调凄婉,多抒写爱情生活中的离别与间阻、期待与失望、执着与缠绵、苦闷与悲愤。牵情寄恨,情真理至,是李商隐抒情诗中最杰出的作品。


无题 诗意图 廖松岗 绘

    句 解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相见多么不易,离别更是难舍难分;分手作别时,东风无力,百花凋残。相爱的人恨不能朝朝暮暮,时时厮守,然而由于某种原因的阻隔,连见上一面都很难。长久的魂牵梦绕,终于盼来了相聚。短暂的甜蜜幸福之后,又是无奈伤心的离别。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能相见,又要饱尝多少相思之苦!这一别,该是怎样的难分难舍,又该有多少情愁离恨!其实,不仅情人如此,人生的聚散离合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曹丕《燕歌行》“别日何易会日难”,宋武帝《丁都护歌》“别易会难得”,都是说聚少离多。的确,人生相聚,往往要费些周折,有些机缘,故谓“相见时难”。而在分别时,只消挥一挥手,便可从此天各一方,长久分离。李商隐将“别易”化用为“别难”,在含意上进了一层,道出了人在分别时情感的煎熬,正因为相会如此难得,分离才愈加痛彻心扉。

    人在承受离别之痛时,自是黯然伤神,满目皆悲。只见东风微弱无力,满目残花败叶。有人说这点明了分手的时间是在暮春时节。其实无论何时何地,两爱相合都会使人感到心灵的温暖、精神的振奋,而离别不论发生在哪个季节,都会使人精神无着,情绪低落,外在的自然景物也会一下子失去光彩。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春蚕只要有一丝气息,它就吐丝不绝;蜡烛直到完全成为灰烬,它的泪方才流干。诗人没有直接去抒发自己的感情,而是借助这样两个形象,赋予它们以人的性格和意志。诗人说,自己对于爱人的思念,如同春蚕吐丝,绵绵不绝,到死方休;而天各一方、不能相聚的痛苦,则无休无止,仿佛蜡烛不到燃为灰烬,烛泪就不会终止一样。

    这两句充满了悲剧情调,但正是在这种仿佛绝望的悲哀痛苦中透露出感情的坚韧执著。明知思恋的痛苦、追求的艰难、前途的渺茫,却仍然心甘情愿,承受煎熬,虽九死而不悔。诗人将缠绵悱恻的深情和生死不渝的执著推向了极致,从而赋予诗句以感发人心的强大力量。清人赵臣瑗给这两句诗以非常高的评价,说:“言情至此,真可以惊天地而泣鬼神。”

    以春蚕之“丝”暗含相思之“思”,本是民歌中常用的手法,南朝乐府中就有“春蚕不应老,昼夜常怀丝。何惜微身尽,缠绵自有时”的句子。而用烛泪比喻相思的煎熬,在南朝乐府中也很常见,如王融的“思君如明烛,中宵空自煎”,陈叔达的“思君如夜烛,煎泪几千行”等。李商隐化用前人诗句,但更加精炼动人,将这样两个习见的自然现象打造成吟诵千载的不朽名句。

    这两句诗既具体又抽象,既精微又深刻,既朦胧又真切。缠绵悱恻的情思、生死不渝的信念,既是写相思,又不仅仅止于此,它已经超越爱情而具有执著人生的永恒意义。因而后人常引用来比喻一个人献身于高尚理想、事业的至诚与忠贞。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晓镜”,早上起来照镜。“云鬓”,形容女子的乌发像云一样细密柔软。这两句推己及人,想象爱人也会和自己一样饱受相思之苦。因为痛苦的折磨,夜晚辗转不能成眠,她早起对镜梳妆时发现自己秀发脱落,容颜憔悴,该是多么忧虑和哀愁。夜深人静时,她独自一人在月光下沉吟思念,但是愁怀深重,无从排遣,所以愈发感到环境凄清,月光寒冷。月下的色调是冷色调,这是借生理上冷的感觉反映心理上的凄凉之感。“应”字是揣度、料想的口气,表明这一切都是自己对于对方的想象。诗人的心绪由思念者一方转向远方的被思念者,而被思念者又正在思念远方的思念者,诗歌的时空和情感回环往复,令人徘徊留连,不能自已。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对这两句诗人们有不同的理解。一种是说:好在你的住处并不遥远,希望今后多多修书于我,权当是对我的探望吧。“蓬山”,即海上的蓬莱仙山,这里代指对方的住处。“青鸟”,相传为西王母的信使,这里代指书信。

    另一种解释则认为:蓬山是形容对方所在遥远,很难相见;青鸟是诗人幻想的使者,既然会面无望,于是只好请使者为自己殷勤致意,去探望魂牵梦萦的恋人。这是借用神话传说聊作宽解,是无望中的希望,足见情之深挚。

    蓬山和青鸟都是道教中的典故,因此有人认为这首诗写的是李商隐年轻时与女道士宋华阳的恋情。

    评 解

    我国古代不少爱情诗的作者,往往以一种玩赏的态度来对待女子及其爱情生活。李商隐则是以一种严肃的而不是轻佻的态度来写爱情,写女性。他把爱情纯化、升华得如此明净而又缠绵悱恻,在古代诗歌中是罕见的。他的诗表现了美好的理想、情操,表现了人性中纯正、高尚的一面。在艺术上,李商隐的爱情诗往往将比兴、象征和寄托融合在一起,使得诗歌内蕴和诗歌意象的暗示性大大增强,形成诗境朦胧、色调凄艳、幽眇曲折的艺术特征。

    这首诗是李商隐无题诗中吟诵最广的一首。它意蕴深沉,格调高洁,凄美纯真,从头至尾都融注着痛苦、失望而又缠绵、执着的感情。诗中每一联都是这种感情状态的反映,但是各联的具体意境又彼此有别。它们从不同的方面反复表现着融贯全诗的复杂感情,同时又以彼此之间的密切衔接而纵向地反映以这种复杂感情为内容的心理过程。这样的抒情,联绵往复,细微精深,成功地再现了心底的绵邈深情。

【来源:五洲传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