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文教育网
长相思(纳兰性德)
2011年06月07日 08:47

  【清】纳兰性德

  山一程,

  水一程,

  身向榆关那畔行,

  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

  雪一更,

  聒碎乡心梦不成,

  故园无此声。

  【注释】

  ⑴ 长相思:唐教坊曲名。双调三十六字,前后段各四句三平韵、一叠韵。

  ⑵ 程:道路、路程,山一程、水一程,即山长水远也。

  ⑶ 榆关:即今山海关。

  ⑷ 那畔:即山海关的另一边,指身处关外。

  ⑸ 帐:军营的帐篷,千帐言军营之多。

  ⑹ 更:旧时一夜分五更,每更大约两小时。风一更、雪一更,即言整夜风雪交加也。

  ⑺ 聒:声音嘈杂,使人厌烦。

  ⑻ 故园:故乡。

  ⑼ 此声:指风雪交加的声音。

  【题解】

  康熙二十一(1682)年,纳兰性德随康熙帝出山海关,祭祀长白山。在随扈东巡、去往山海关途中,写下了这首思乡之曲,成就千古名篇。

  【译文】

  一路上登山涉水,山山水水,行行重行行,向榆关那边进登。夜深宿营,只见无数座行帐中都亮着灯火。

  挨过了一更又一更,只听得风雪一阵又一阵,吵得我乡心碎乱,乡梦难圆,在我的故园,几曾有聒耳的风雪声?

  【赏析】

  康熙二十一年早春的风景,是清寒苍凉的,那万丈穹庐下安扎的营帐,望去好似繁星落地,璀璨异常。如此壮丽之景,只从词人“夜深千帐灯”几字中,我们便可体会无二──难怪王国维会将此与“澄江静如练”、“落日照大旗”、“大漠孤烟直”等等相提并论──古典诗词的魅力,尽在其中……

  写景毕竟为抒情。词人为侍卫之职,一生多鞍马劳役,而更多的是怀家思乡之情,急风飞雪的出塞路上,最忆的还是家中的温暖。所以,纳兰性德的乡梦不成,帐外的风雪声勾起的是对“故园”无尽的思念。

  “山一程,水一程”仿佛是亲人送了我一程又一程,山上水边都有亲人送别的身影。“身向榆关(这里借指山海关)那畔行”是使命在身行色匆匆。“夜深千丈灯”则是康熙帝一行人马夜晚宿营,众多帐篷的灯光在漆黑夜幕的反衬下在所独有的壮观场景。“山一程,水一程”寄托的是亲人送行的依依惜别情;“身向榆关那畔行”激荡的是“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的萧萧豪迈情;“夜深千丈灯”催生的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烈烈壮怀情。这情感的三级跳,既反映出词人对故乡的深深依恋,也反映出他渴望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二十几岁的年轻人,风华正茂,出身于书香豪门世家,又有皇帝贴身侍卫的优越地位,自然是眼界开阔、见解非凡,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定会比别人更强烈。可正是由于这种特殊的身份反而形成了他拘谨内向的性格,有话不能正说,只好借助于儿女情长的手法曲折隐晦地反映自己复杂的内心世界。这也是他英年早逝的重要原因。

  “夜深千丈灯”既是上阙感情酝酿的高潮,也是上、下阙之间的自然转换。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想家的时候,更何况“风一更,雪一更”。风雪交加夜,一家人在一起什么都不怕。可远在塞外宿营,夜深人静,风雪弥漫,心情就大不相同。路途遥远,衷肠难诉,辗转反侧,卧不成眠。“聒碎乡心梦不成”的慧心妙语可谓是水到渠成。

【来源:中国华文教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