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文教育网
引鸩止渴的“ 鸩鸟”
2011年12月05日 13:48

  饮鸩止渴,是一个成语,出自《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卷四十八·霍谞传第三十八》。

  “饮鸩止渴”典出《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卷四十八·霍谞传第三十八》:“光衣冠子孙,径路平易,位极州郡,日望征辟,亦无瑕秽纤介之累,无故刊定诏书,欲以何名?就有所疑,当求其便安,岂有触冒死祸,以解细微?譬犹疗饥于附子,止渴于鸩毒,未入肠胃,已绝咽喉,岂可为哉!”   

  东汉时,有人于大将军梁商之前,诬告霍谞之舅父宋光,私自删改朝廷诏书,光为此而入狱。时年仅十五岁之霍谞上书予商,为光辩白。书曰:“光位极州长,素来奉公守法,无纤介之罪,纵于诏书有所存疑,亦不敢冒死而擅改。犹如人在饥时,以毒草来充饥;而于渴时,饮鸩酒以解渴,甫一沾唇,未入腹中,已告命丧,焉可为哉?”商阅书后,甚觉有理,呈于皇上。未几,光免罪获释。

  在古代,一切有害的物质都被视为不祥的征兆。人们不可轻易使用它们,也不可说出它们的名字,甚至不可想象它们的形体,否则将会被不祥的东西附身,并难以祛除。于是,人们以讳称替代事物原有的名字,保证自己不受它们的侵扰。

  因此,鸩鸟获得“文血”这个称呼。得名的原因是,据说因鸩鸟而死的人,吐出的鲜血凝结以后,会显现优美的纹理。

  这种生活在岭南一带的鸟,比鹰略大,羽毛大都是紫色,腹部和翅膀尖则是绿色的。《五经异义》提到这种鸟类,说它的毒性源于它的食物。岭南多蛇。在所有的蛇中,鸩最喜欢毒蛇;在所有毒蛇中,鸩最喜欢耳蝮;在所有耳蝮中,鸩最喜欢蝮头。

  当然,耳蝮蛇分泌的那些让人闻风丧胆的毒素,并不会给鸩带来困扰。它们似乎非常享受这些伴随着毒药的口腹之快。《草木子》仔细解释了鸩鸟不畏蛇毒的原理。鸩鸟的肾脏具有特殊的爆发力,在它们吃下毒蛇以后,鸩肾就会分泌出含有强烈气息的汁液,将蛇毒萃取出来,并进入鸩胃的一个小室,在其体温的帮助下开始煎熬毒药。在这个过程中,蛇毒被逐渐分解,变成越来越细碎的颗粒,直到成为比粉末更细腻的东西。最后,汗水溶解了这些毒粉,渗透到鸩的皮肤上。在沿羽毛流淌的过程中,水分逐渐蒸发散失。《草木子》说,正因为如此,鸩鸟的羽毛含有巨毒。用鸩羽在水中轻点,这水就被称为“文血浆”,喝了可以杀人。用它洗手则手上骨肉尽碎。但鸩鸟的肉确实无毒的——那甚至可以算是一种美味。

【来源:中国华文教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