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文教育网
“校长班”的校长们
2012年05月21日 09:18






  刚到韩国大佛大学孔子学院,我就接任了教授校长们学习汉语的工作。“校长班”由5位小学校长、两位中学校长、两位幼儿园园长共9人组成,校长们的年龄从56岁到65岁不等。

  第一次给“校长班”上课时,我用中文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但看到的却是大家的一脸茫然,我只能用韩文重新介绍了一遍,他们这才明白。接着我让校长们各自做一下自我介绍,第一位校长憋得满脸通红,终于开口道:“My name is……”。此时我才发现在韩国本土环境中学习汉语的艰难,并了解了校长们的真实汉语水平。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一边学习新课,一边复习前面学过的内容。他们虽然是校长,在教育方面很有经验,但是毕竟年纪大,平时生活中又没有语言环境,所以理解力、反应力、听力和口语都比较差,每次上课时,我都要把学过的内容进行反复地练习,并让他们之间互相提问,直到他们能够不看课本自然流利地交谈为止。

  刚开始的时候,校长们有点儿不太习惯,又有点儿不好意思。因为每个人都要开口说汉语,互相提问,互相对话,发音不太好的人一般不主动发言,而我会主动向他们提问,在纠正他们发音的同时表扬他们的进步,使得那些发音不好的校长在课堂上也开始信心十足,滔滔不绝。

  每次上课之前,我们都会就最近的天气情况、个人的身体健康、工作情况,周末做了什么事情等话题进行简单的汉语对话。记得我们学习“你吃饭了吗”这句话时,我问他们“你吃饭了吗”,他们在下边交头接耳,掩嘴偷乐。见我一脸纳闷儿的样子,校长们用韩语跟我解释,原来“你吃饭了吗”这句话的汉语发音跟韩语中一句脏话的发音很像。有时在上课之前,校长们也用学过的句子问我一些问题,比如:“你家有几口人?”“你多大?”“周末你做什么?”等等。当他们知道我结婚了,而且和丈夫一起在孔子学院任教时,特别惊讶,对我的丈夫也特别好奇。有一次,一位叫朴凉昊的校长见过了我的丈夫,第二次上课的时候,我一进教室他就冲着我说:“王老师很漂亮,王老师的爱人很帅。”我就教校长们说“哪里,哪里”,并给他们解释,中国是一个礼仪之邦,讲谦虚,不重张扬,在别人称赞自己的时候,我们往往谦虚地说“哪里,哪里”。这之后,每当我表扬他们汉语有进步时,他们都会谦虚地说“哪里,哪里”。

  在教授汉语的同时,我注重对中国文化的传播。把每周三的课设为中国文化体验课,在课堂上我们欣赏了中国的名山大川、古都名城;了解了中国的民族风情、饮食特色;品尝了中国的名茶;学习了剪纸;学唱了京剧;了解了中国的习俗、礼仪和禁忌;知道了中国人喜欢的颜色和数字……这些让校长们觉得既新奇又有意思,他们对汉语、对中国文化的兴趣更浓了。

  就这样,大家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兴致盎然地学着汉语,体验着中国文化,而我也常常被他们努力学习汉语的精神所感动。有的时候校长们很忙,经常出差或参加会议不能来上课,他们就问我下一次课要学习的内容,再自己找时间学习。有的时候因为工作原因,只有半个小时的上课时间,他们也会来上这前半节课。中途他们会走向讲台,向大家鞠躬,并对我说:“王老师,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了,再见。”有一段时间,60岁的李康涉校长非常忙,常常是只能上二三十分钟的课就要离开,看他每次都那么匆忙地离去,我就劝他,如果太忙的话可以不来,以后有时间我可以帮他补课。但是李校长说每一次的汉语课都那么有意思,即使只有半节课的时间,他也要来上课。听了他的话,我的心里充满了欣慰和感动。后来我们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李校长感慨地说自己好久都没有这么努力地学习了。校长们这种好学的精神也常常激励着我,让我每一天都精神饱满地投入到工作和学习中。

  不知不觉跟校长们已经相处半年多了,为了庆祝我们顺利地学完一本教材,最后一次课我们会餐以表庆祝。席间,校长们向我表示了感谢,并在孔子学院韩方院长面前对我连连称赞。这时,朴凉昊校长又说:“王老师的爱人很帅。”姜院长开玩笑说:“以后让王老师的爱人教你们吧。”李康涉校长忙说:“换了老师,我就不学了。”大家哄堂大笑。能够得到这些校长们的认可,我心里很高兴,望着这些可爱的校长们,我的心里也充满了感激,感谢他们在学习汉语的过程中带给我的欢乐和激情,让我在异国他乡充实快乐地度过每一天。(韩国 王晓玮,系韩国大佛大学孔子学院汉语教师志愿者)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