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文教育网
从语言分析角度管窥对外汉语教学
2016年03月04日 14:57

中国山西省侨办外派泰国崇华新生华立学校教师:梁琪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水平的逐渐恢复与国际影响力的扩大,海外汉语教学的师资需求逐渐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下,教授中文的学校在全球范围内遍地开花,许多原本不含中文课程的学校也纷纷开设了中文课程,中国本土的大批教师也得以借此机会远赴重洋教授汉语,这对于促进汉语文化在世界的传播是有着利在千秋的好处的。

  但是,这种汉语教学的初步繁荣并不能掩盖其内部的问题,作为一种新兴的课程形式,许多居留海外的中国教师并没有充分地思考过它内在的规律与本质,他们往往带着在中国学校里教学的经验与成见,生硬地套用在海外汉语教学实践中;或是忽视当地语言风俗文化的差异与特点,主观地把当地本土的学生,看作是更加低龄状态的中国学生,这样的做法,无疑是会对教学的开展造成较大阻碍的。

  本文拟就从汉语与其它语言相对差异的角度,简要谈谈海外汉语教学的特殊性与难点,希望能够借此为海外汉语工作更好的开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一、汉语的表意性特征对语言教学的影响。

  汉语是世界上到目前为止唯一留存并沿用至今的表意文字,这种特性赋予汉语以一种鲜明的结构特点,这是与目前世界上任何一种语言都不同的。

  因此,在汉语的启蒙教学中,应以它的字形与字义应居于逻辑优先的地位,这样才能够让学生更形象地体会出汉字的直观性与美感。在这样的前提下,字音的教学才能够跟进而不至于让学生迅速地丧失兴趣或产生畏难情绪。

  在《万物——中国艺术的模件化和规模化生产》[ [M]Lothar Edderose,Ten Thousand Things:Module and Mass Production in Chinese Art。三联书店,上海,2012.8]一书中,德国人雷德侯为汉字概括出五种基本层面:即“元素(element)”、“模件(module)”、“单元(unit)”、“序列(series)”、“总集(mass)”[同上,14页。],其中,“元素”指汉字的基本笔画,“模件”指构字的偏旁,“单元”指独立的汉字,他认为,汉字的“模件化”特征有助于中国人快速地识记生字,人们只需要记住几个基本的汉字“模件”,就能够组合出无穷无尽的汉字来。

  实际上,这种构字的理念是非常新颖而独到的,它反映了人们将纷繁复杂的汉字简化为类似字母文字的形式以方便记忆的一种努力。

  在这样一种理论指导下,汉字的“模件”学习就变得非常重要,它就像是构成摩天大厦的砖块一样,应成为初识汉字的学生必须首先熟悉的基础知识。只有了解了汉字的基本“模件”,才有可能在数以万计的汉字学习中有章可循。

  而在目前的中国外派教师群体中,人们似乎并不重视汉字的构字原则与特点,而是更加重视汉字的发音。这就为学习汉语的学生制造了极大的困难。

  由于汉字的表音性不强(虽然汉字中有为数众多的形声字,但它们依然是建立在模件构成的原则基础上的,形旁声旁都未能准确辨认的海外小学生,是很难从中推测出一个汉字的发音的)。故而学生在初学汉字时,不得不面对两套系统:一个是汉字的结构系统,一个是它的发音系统——这无形中为学生的学习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而很多教师在指导学生学习时,因为缺乏观察和思考,还是习惯性地重复带领学生诵读,殊不知这种没有建立在理解基础上的诵读,很难获得良好的效果。这种习惯实际上是在表音文字的学习中形成的。因为表音文字的词形与声音是一套系统,所见即所得,所以通过大量反复的诵读就能够不断强化该词语在学生头脑中的记忆,所以并没有造成太大的问题。而在中国本土的语文教学中,朗读是建立在学生已经大致了解了文本含义的基础上进行的,学生主要是通过朗读来达到体会词语与句段语感的目的,并在语境中感受并学习生词。而以上两种情况,均不适用于海外汉语教学的实际。

  二、将文字当作图画

  汉字是一种“象形”文字,象形文字最大的特点就是直观性和生动性。通过简单诵读不能达到良好的识记汉字的目的,不代表汉字作为一种语言不适合学生去理解,更不能从进化论的角度武断地认为汉字是一种无章法的“低级”文字,汉语本身的语言特点决定了汉语学习不能和字母文字学习用一样的手段。如果能够掌握它的规律,总结出合适的方法,那么汉语也会展现出它独有的魅力,收获学生的欢迎。

  从文字学角度讲,汉字的起源并不是从符号开始的,而是从一个个具体而微的“画”开始的,“画”的象征性远远早于它的指示性和符号性。简单说来,汉字在起源时并不是成熟的文字而只是一种图画式的“备忘”[【M】黄奇逸。商周研究之批判——中国古文字的产生与发展。成都,巴蜀书社,2008.12,82页。],从而,汉语教学的字形优先原则就获得了语言学角度的支持。

  反过来说,从“图画”开始学习汉语,也更加符合低龄学生的天性,当我们给学生讲解“山”这个字时,不是直接告诉他们这个字的字义和读音,而是先描画出一个甲骨文的“山”。这种方式入门,相对来说能更受学生欢迎。

  因此,无论是从汉字本身的特点出发还是从教学规律出发,汉语教学都应该从字形开始而不是字音。极端一点甚至可以说,汉字的启蒙可以先放弃字音的传授,先从模件化的字形学起,当学生对汉语提起了足够的兴趣,有了基本的了解和认识时,再逐渐渗透字音的知识,并通过日常的口语交际来逐步强化。

  以上说法,并不是要给小小年纪的外国学生灌输考据训诂的知识,而只是希望让语言——一种抽象化的符号,转换成具象化的图像来让学生接受,从而提高课堂的效率并改善学生的接受效果。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对于初来乍到,语言不通的中国老师来说,如何在无法和学生用本地语言顺畅交流的前提下更好的展开教学,也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那么本文所设想的这种方式,或许也可以作为一种借鉴,来丰富其课堂的形式和规划。

  三、总结

  以上可以看出,汉语由于其自身的特殊性,从一开始就需要改变授课的方法以适应其语言本身的特性,不可盲目照搬异质语言的成法。若能够从汉语表意性的特征出发,合理编写教材,适当调整教学方法,那么不仅能提高汉语教学的效率和学生的学习兴趣,还能降低教师的授课难度;同时,对于纠正学生不好的书写习惯也应大有裨益。

  对外汉语教学是一门新兴的学科,这门学科的出现是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和影响力的扩大的善果。因为一个弱国是很难进行文化输出的,有输出,就有语言的障碍需要克服,因此,眼前的困难与问题实际上也是一个刚刚兴盛起来的国家面对世界的一种新的态度。纵览全球,英语作为一种世界语言,它的推广也并非一直那么顺利,目前英文教育的规范和合理也是经历数代人努力钻研,不断总结经验的结果。如今汉语作为一种区域性的国际语言,也要不断探索和发展,并最终走向成熟,若本文能在这一过程中起到一点点作用,我也会深感欣慰。

【来源:中国华文教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