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文教育网
无刺的玫瑰
2017年10月20日 09:56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走天涯……你说你是风儿,我是沙,你要带我一起浪迹天涯;你说你是荷叶,我是荷苞,吹风下雨时,你要护我周全。

  “我们的友情是世界上唯独一朵无刺的玫瑰”这是你说的。

  我俩是在刚上初中时候认识的,那时的你内向,爱脸红,不敢在众人面前讲话,喜欢独自静静思索,而我就是一个无知的“小男人婆”,所以老师把我俩调配成同桌。我们就一直做了两年半的同桌,直到你离开的那天。

  起初,我俩谁也不敢和谁说话,不过,最终还是我先开了口。久而久之,我们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有你的地方就有我,有我的地方必然有你。我们一起去上自习,一起去逛超市,一起去食堂吃饭……无论做什么都会形影不离。因为那时我小你三岁,所以你处处都护着我。一到周末,你就带我出去玩好玩的,带我去吃好吃的,带我逛遍大街小巷,带我吃遍那里有名的小吃。我记得最清楚就是,你每天都会带我去“快一秒奶茶店”吃的康乃馨。

  我在学校无论遇到什么事情,第一个出现的都是你。在我遇到难题时,是你耐心讲解给我听;在我受到欺负时,你是那个保护我的人。你经常说一句:“谁敢欺负你,就得先过我这关。”所以你就是那庞大的荷叶,在我遭到重重困难时,你都会护我周全。

  我们约好的三年,而你却在初三的最后一学期就失言了。

  刚开学不久,你却告诉我因为种种原因你要转学了,转到离我们学校有400多公里的学校就读。我不能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因为我不想离开你,我的好朋友。

  你走得那一天,你发了一条短信给我:“我走了,你要认真考试,认真复习,如果遇到什么事,就在QQ上联系我。”我明知道,如果你这一走,我俩见面的机会会变得多么渺小,可能是一个月、一年、两年、甚至一辈子。但我却不敢送你,害怕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就这样,我们已分别一年多了。朋友,好久没有见面,并不是距离远了,因为从我们成为好朋友的那天起,你就未曾远离,我也无需想起,因为我从未忘记。虽然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我一直都坚信:“凡有离别,必有重逢。” (云华师范学院师范九班 李世芹)

【来源:中国华文教育网】

无刺的玫瑰
2017年10月20日 09:56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走天涯……你说你是风儿,我是沙,你要带我一起浪迹天涯;你说你是荷叶,我是荷苞,吹风下雨时,你要护我周全。

  “我们的友情是世界上唯独一朵无刺的玫瑰”这是你说的。

  我俩是在刚上初中时候认识的,那时的你内向,爱脸红,不敢在众人面前讲话,喜欢独自静静思索,而我就是一个无知的“小男人婆”,所以老师把我俩调配成同桌。我们就一直做了两年半的同桌,直到你离开的那天。

  起初,我俩谁也不敢和谁说话,不过,最终还是我先开了口。久而久之,我们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有你的地方就有我,有我的地方必然有你。我们一起去上自习,一起去逛超市,一起去食堂吃饭……无论做什么都会形影不离。因为那时我小你三岁,所以你处处都护着我。一到周末,你就带我出去玩好玩的,带我去吃好吃的,带我逛遍大街小巷,带我吃遍那里有名的小吃。我记得最清楚就是,你每天都会带我去“快一秒奶茶店”吃的康乃馨。

  我在学校无论遇到什么事情,第一个出现的都是你。在我遇到难题时,是你耐心讲解给我听;在我受到欺负时,你是那个保护我的人。你经常说一句:“谁敢欺负你,就得先过我这关。”所以你就是那庞大的荷叶,在我遭到重重困难时,你都会护我周全。

  我们约好的三年,而你却在初三的最后一学期就失言了。

  刚开学不久,你却告诉我因为种种原因你要转学了,转到离我们学校有400多公里的学校就读。我不能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因为我不想离开你,我的好朋友。

  你走得那一天,你发了一条短信给我:“我走了,你要认真考试,认真复习,如果遇到什么事,就在QQ上联系我。”我明知道,如果你这一走,我俩见面的机会会变得多么渺小,可能是一个月、一年、两年、甚至一辈子。但我却不敢送你,害怕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就这样,我们已分别一年多了。朋友,好久没有见面,并不是距离远了,因为从我们成为好朋友的那天起,你就未曾远离,我也无需想起,因为我从未忘记。虽然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我一直都坚信:“凡有离别,必有重逢。” (云华师范学院师范九班 李世芹)

【来源:中国华文教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