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文教育网
柬埔寨华文教育调研报告(2)
2017年07月03日 11:15

  (二)教材和课程设置:课程和设置,金边学校和各省的学校大同小异。主科一般有:华文(语文)、代数、几何、中国历史、小学常识、柬文、会计;副科有:地理、电脑、英文、拼音、德育、音乐、美术和体育等。作文(小学是造句)每周安排一课时,每三周写一篇作文,它作为一个独立学科由语文老师执教,作文考试与语文考试分开;部分学校有极少量的美术、音乐课程,由于场地限制,金边学校很少开设体育课程,省市以下学校虽然有场地,但由于缺乏体育老师,也较少开设体育课程,即使有体育课,也是由其他科老师兼职。中学教学用书是柬华总会文教师资基金处以国内2003年的《九年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为蓝本编成的《柬埔寨华文教育初中华文实验教科书》,此书于2010年修订再版,一直沿用至今。虽然说是修订,其实和国内的内容基本一致,课文基本不变,只是在每个单元后适当添加了一些柬埔寨的风土人情的常识。小学教材则是应柬华理事会的要求,中国海外交流协会文教部与柬华理事会于1995年签署了关于合作编写柬华小学华文教材及师资培训的协议。其主要内容是:双方合作编写柬华小学1~6年级汉语、算术教材,以及与之相配套的学生练习册和教师手册;教材内容要与教学对象的实际相符合,适应柬华少年儿童的自身特点,反映柬华社会生活的实际,以语言教学为主,同时把反映中华历史文化、柬埔寨历史文化及其他世界历史文化有机地结合起来,博取其精华,做到兼容并蓄。课程内容兼重知识性与道德性、兼顾古今中外,如小学三年级课文包括:大禹治水、文天祥宁死不屈、金边城的故事、洞里萨湖、唐人街、爱迪生、望远镜的发明等等。2006年柬华总会在中国暨南大学的帮助下,再次编辑出版了柬华小学语文教材;2012年第三次修改编辑,并一直沿用至今。

  (三)教学模式。柬埔寨华校经过近100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套较为定型的教学模式。以金边各华校语文为例:每个学期上多少课书、测验多少次、进度怎么样都有严格的要求。一般每课书授课课时为4--5节课,教授内容有课文阅读、生字词的认识、课文讲解、重点语句的讲解背默、段落大意、重点难点、中心思想等,这些教学内容一般由各个教师掌握,教务处没有很具体的要求。学生的作业也很简单,两个作业本,一个是抄生字、词的,另一个是抄笔记的。笔记本并非是学生上课时所做的笔记,而是老师要花一节课的时间把整篇课文的知识点重抄在黑板上,学生再照搬抄到笔记本上。笔记的具体内容由老师自由设计,但不得脱离以下内容:作者、文章体裁、生字和词、辨字组词、词语解释、中心思想、造句、填空、问答、选择、精彩语段背默、翻译(文言文)。学生抄完后上交给老师批改,平时测验和段考期考的内容必须从笔记里选取,不得超出里面的范围,学生平时复习只需照笔记内容背就行了。其它各学科也都是大同小异的采取这样的死记硬背的教学模式。金边学校大体如此,其它各省华校大部分都是模仿金边大华校的教学模式,只不过它们更放松一些,基本上由外派和汉办老师来操纵学校的教务工作。

  (四)考试和评价模式。由于汉语对于柬埔寨的孩子来说是一门外语,所以学校的考试内容相对国内来说简单了许多,考前圈定了范围,学生只须死记硬背即可,极少主观分析题,就是代数几何也是如此。他们学段与学段之间,学年与学年之间是脱节的,段考考过了的,期考一般不会考(除非是段考后所出的题量不够),一年级学过的,二、三年级绝对不会再考。柬华总会虽然设有“文教师资基金处”;但这个机构并不象国内的教育局,更没有国内“教研室”的功能,所有华校的一切教学活动都是各自为政,互不关联的。如学校领导的任命、上课的内容、考试的试题、学校的规章制度等都是各柬华理事会或者会馆和华校自己决定。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各校的考试就百花齐放了:没有统一的试题,不用统考,不集中改卷,入学不用考试。柬埔寨华校的考试纪律很严格,如毕业会考,连手纸、矿泉水都不得带入考场,进入考场要搜身,平时的段考、期考不论有多少个考生,都是一前一后两个都监考老师,笔者曾经历过两个监考老师监考7个考生。尽管如此,考试时作弊的学生会比国内多许多,学生学习的自觉性也远远差于国内的学生。每个学段每个学期都有毕业考试,毕业考试时会把所有的小学、初中、专修的毕业生都集中到礼堂考试,数个科任老师可以用高音话筒不停的纠正试卷上的错误,不忌讳相互间的影响;考试的时间也不象国内,时间到了必须停止作答,这里没有严格的开始和终止时间;多做几分钟也是可以的。不论任何考试,考试结束后试卷也不用密封,试卷也不象国内流水批改,而是各改各的,主科试题虽然是教务处出,但也没有具体的评分标准。按照规定:每学期分上下两段,段与段之间是分开的,就象国内的期与期之间一样。下半学段一般不会再考上半学段的内容,三年级绝对不会再考一二年级的内容,因为他们各学期之间的内容是脱节的,无多大关联,考试前出有考试范围,只须背范围即可。各学科每学段测验两次,占总评的40%,段考和期考成绩占60%,综合评定(平时测验和期考)有两科不及格,则不能升级,这对于学生来说是最残酷的条例;但班主任有加分的权利,如果相差不是太多,班主任一般都是会给学生升级或者毕业,为了生源,学校也不会容忍太多的留级生出现,所以,如果不是很差,一般学生都会顺利升级或者毕业。毕业证分优等生、良好生、中等生三档,还有极少数不得毕业的学生;毕业生会非常渴望得到“优等生”毕业证。

  四、柬埔寨华文教育发展存在的问题和对策。

  (一)华文学校未纳入柬埔寨国家教育体制,教育经费举步维艰。

  在柬埔寨华校,60岁、70岁甚至年纪更大的老华人老师比比皆是,有些老年教师甚至一直教书,直到在讲台上与世长辞,真正是“生命不息,教书不止”!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悲惨的现象?主要原因就是柬埔寨的华校都是由华人乡团会所主办,没有纳入柬埔寨国家教育体制,教育经费举步维艰。目前,各华校与柬政府的教育机构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关联,除了办校要得到教育部门批准和毕业证需要政府盖章外,双方就不再有其它方面的交集。没有国家的支持,华校教师就没有了退休、养老、保险、医疗等福利,为了生活,这部分老师除了不停地教书,别无选择。柬华总会归根结底也是一个民间机构,它也没有稳定的教育经费来源,它所有经费大部分是靠社会贤达富豪捐赠而来,因此,柬华总会也没有稳定的教育经费下拨给各华校,各省柬华理事会也是如此;只有当华校遇到特殊困难时,柬华理事会才会捐赠部分款项资助华校。综上所述,学校办学的收入就成了各华校唯一稳定的经济来源了。据了解:金边各华校生均每期收费标准为150美元到280美元之间,如果生源700人以上的学校,还足以运营并有盈利;但乡下的华校收费标准远比这个少,更致命的是生源问题,许多乡下华校学生人数只有数百人甚至百人不到,学校经费入不敷出,举步维艰。笔者到了十多所乡下学校,有些学校的书桌还是用中国七八十年代的“猪肉台”,校园晴天尘土飞扬,雨天一片泥浆,教师的工资仅在150美元之间,学校全靠会所支撑或者社会赞助才能维持生存,学校办学可谓是岌岌可危。究竟有多少所难以生存的华校,由于特殊原因,目前笔者尚未有确切数据,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类学校不在少数!如何解决这些华校的危机?又如何让华文学校纳入柬埔寨国家教育体制?这些重大议程,笔者不敢盲评,还是交给柬华总会的高层们来商讨吧。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来源:中国华文教育网】

柬埔寨华文教育调研报告(2)
2017年07月03日 11:15

  (二)教材和课程设置:课程和设置,金边学校和各省的学校大同小异。主科一般有:华文(语文)、代数、几何、中国历史、小学常识、柬文、会计;副科有:地理、电脑、英文、拼音、德育、音乐、美术和体育等。作文(小学是造句)每周安排一课时,每三周写一篇作文,它作为一个独立学科由语文老师执教,作文考试与语文考试分开;部分学校有极少量的美术、音乐课程,由于场地限制,金边学校很少开设体育课程,省市以下学校虽然有场地,但由于缺乏体育老师,也较少开设体育课程,即使有体育课,也是由其他科老师兼职。中学教学用书是柬华总会文教师资基金处以国内2003年的《九年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为蓝本编成的《柬埔寨华文教育初中华文实验教科书》,此书于2010年修订再版,一直沿用至今。虽然说是修订,其实和国内的内容基本一致,课文基本不变,只是在每个单元后适当添加了一些柬埔寨的风土人情的常识。小学教材则是应柬华理事会的要求,中国海外交流协会文教部与柬华理事会于1995年签署了关于合作编写柬华小学华文教材及师资培训的协议。其主要内容是:双方合作编写柬华小学1~6年级汉语、算术教材,以及与之相配套的学生练习册和教师手册;教材内容要与教学对象的实际相符合,适应柬华少年儿童的自身特点,反映柬华社会生活的实际,以语言教学为主,同时把反映中华历史文化、柬埔寨历史文化及其他世界历史文化有机地结合起来,博取其精华,做到兼容并蓄。课程内容兼重知识性与道德性、兼顾古今中外,如小学三年级课文包括:大禹治水、文天祥宁死不屈、金边城的故事、洞里萨湖、唐人街、爱迪生、望远镜的发明等等。2006年柬华总会在中国暨南大学的帮助下,再次编辑出版了柬华小学语文教材;2012年第三次修改编辑,并一直沿用至今。

  (三)教学模式。柬埔寨华校经过近100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套较为定型的教学模式。以金边各华校语文为例:每个学期上多少课书、测验多少次、进度怎么样都有严格的要求。一般每课书授课课时为4--5节课,教授内容有课文阅读、生字词的认识、课文讲解、重点语句的讲解背默、段落大意、重点难点、中心思想等,这些教学内容一般由各个教师掌握,教务处没有很具体的要求。学生的作业也很简单,两个作业本,一个是抄生字、词的,另一个是抄笔记的。笔记本并非是学生上课时所做的笔记,而是老师要花一节课的时间把整篇课文的知识点重抄在黑板上,学生再照搬抄到笔记本上。笔记的具体内容由老师自由设计,但不得脱离以下内容:作者、文章体裁、生字和词、辨字组词、词语解释、中心思想、造句、填空、问答、选择、精彩语段背默、翻译(文言文)。学生抄完后上交给老师批改,平时测验和段考期考的内容必须从笔记里选取,不得超出里面的范围,学生平时复习只需照笔记内容背就行了。其它各学科也都是大同小异的采取这样的死记硬背的教学模式。金边学校大体如此,其它各省华校大部分都是模仿金边大华校的教学模式,只不过它们更放松一些,基本上由外派和汉办老师来操纵学校的教务工作。

  (四)考试和评价模式。由于汉语对于柬埔寨的孩子来说是一门外语,所以学校的考试内容相对国内来说简单了许多,考前圈定了范围,学生只须死记硬背即可,极少主观分析题,就是代数几何也是如此。他们学段与学段之间,学年与学年之间是脱节的,段考考过了的,期考一般不会考(除非是段考后所出的题量不够),一年级学过的,二、三年级绝对不会再考。柬华总会虽然设有“文教师资基金处”;但这个机构并不象国内的教育局,更没有国内“教研室”的功能,所有华校的一切教学活动都是各自为政,互不关联的。如学校领导的任命、上课的内容、考试的试题、学校的规章制度等都是各柬华理事会或者会馆和华校自己决定。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各校的考试就百花齐放了:没有统一的试题,不用统考,不集中改卷,入学不用考试。柬埔寨华校的考试纪律很严格,如毕业会考,连手纸、矿泉水都不得带入考场,进入考场要搜身,平时的段考、期考不论有多少个考生,都是一前一后两个都监考老师,笔者曾经历过两个监考老师监考7个考生。尽管如此,考试时作弊的学生会比国内多许多,学生学习的自觉性也远远差于国内的学生。每个学段每个学期都有毕业考试,毕业考试时会把所有的小学、初中、专修的毕业生都集中到礼堂考试,数个科任老师可以用高音话筒不停的纠正试卷上的错误,不忌讳相互间的影响;考试的时间也不象国内,时间到了必须停止作答,这里没有严格的开始和终止时间;多做几分钟也是可以的。不论任何考试,考试结束后试卷也不用密封,试卷也不象国内流水批改,而是各改各的,主科试题虽然是教务处出,但也没有具体的评分标准。按照规定:每学期分上下两段,段与段之间是分开的,就象国内的期与期之间一样。下半学段一般不会再考上半学段的内容,三年级绝对不会再考一二年级的内容,因为他们各学期之间的内容是脱节的,无多大关联,考试前出有考试范围,只须背范围即可。各学科每学段测验两次,占总评的40%,段考和期考成绩占60%,综合评定(平时测验和期考)有两科不及格,则不能升级,这对于学生来说是最残酷的条例;但班主任有加分的权利,如果相差不是太多,班主任一般都是会给学生升级或者毕业,为了生源,学校也不会容忍太多的留级生出现,所以,如果不是很差,一般学生都会顺利升级或者毕业。毕业证分优等生、良好生、中等生三档,还有极少数不得毕业的学生;毕业生会非常渴望得到“优等生”毕业证。

  四、柬埔寨华文教育发展存在的问题和对策。

  (一)华文学校未纳入柬埔寨国家教育体制,教育经费举步维艰。

  在柬埔寨华校,60岁、70岁甚至年纪更大的老华人老师比比皆是,有些老年教师甚至一直教书,直到在讲台上与世长辞,真正是“生命不息,教书不止”!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悲惨的现象?主要原因就是柬埔寨的华校都是由华人乡团会所主办,没有纳入柬埔寨国家教育体制,教育经费举步维艰。目前,各华校与柬政府的教育机构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关联,除了办校要得到教育部门批准和毕业证需要政府盖章外,双方就不再有其它方面的交集。没有国家的支持,华校教师就没有了退休、养老、保险、医疗等福利,为了生活,这部分老师除了不停地教书,别无选择。柬华总会归根结底也是一个民间机构,它也没有稳定的教育经费来源,它所有经费大部分是靠社会贤达富豪捐赠而来,因此,柬华总会也没有稳定的教育经费下拨给各华校,各省柬华理事会也是如此;只有当华校遇到特殊困难时,柬华理事会才会捐赠部分款项资助华校。综上所述,学校办学的收入就成了各华校唯一稳定的经济来源了。据了解:金边各华校生均每期收费标准为150美元到280美元之间,如果生源700人以上的学校,还足以运营并有盈利;但乡下的华校收费标准远比这个少,更致命的是生源问题,许多乡下华校学生人数只有数百人甚至百人不到,学校经费入不敷出,举步维艰。笔者到了十多所乡下学校,有些学校的书桌还是用中国七八十年代的“猪肉台”,校园晴天尘土飞扬,雨天一片泥浆,教师的工资仅在150美元之间,学校全靠会所支撑或者社会赞助才能维持生存,学校办学可谓是岌岌可危。究竟有多少所难以生存的华校,由于特殊原因,目前笔者尚未有确切数据,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类学校不在少数!如何解决这些华校的危机?又如何让华文学校纳入柬埔寨国家教育体制?这些重大议程,笔者不敢盲评,还是交给柬华总会的高层们来商讨吧。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来源:中国华文教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