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文教育网
柬埔寨华文教育调研报告(3)
2017年07月03日 11:15

  (二)华文教师专业水平低下需亟待提高,教师后继无人宜未雨绸缪。现在全柬华校的华文教师分三类:第一类是侨办外派教师和汉办外派教师共221人;第二类是从中国私人来柬任教的老师数十人;第三类是占绝大部分的本地老师,这类老师又分老华人教师和年轻华人教师。目前,第一类侨办、汉办老师221人是全柬华校绝对的教学中坚力量,这类人几乎占了柬华校的半壁江山,并且在教学上肩负重担,乡下华校为甚,有的华校如果没有祖籍国老师的支援,真正是难以为计。近一两年来,各华校都向祖籍国“争抢”外派老师,无奈外派老师数量有限,很难满足全柬华校的需求。第二类老师人数不多,主要集中在金边华校任教,这类中国老师都是教学骨干,有些老师还任职学校领导岗位,如端华、崇正、民生等大华校的教务主任都是中国老师,再如崇正学校有十多位这类老师,都在中学、专修部任课,学校教务处四位领导都由中国人担任,学校的教务活动都是他们策划,在教法方面,已经渗入了少量的中国现代教育的元素;但他们又受束缚于柬埔寨100年来所形成的老式教学方法,要真正实行教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第三类本地教师最多,有1000人以上,它又分两部分:一是老华人老师,二是年轻老师。前者数量最多,但这部分老师一般都超过了60岁,这部分老师没有接受过任何师范教育,更没有得到过专业知识培训,他们的教育教学方法长期没有更新换代;所以他们不但很难胜任初中以上的汉语教学工作,就是小学的语文教学也是捉襟见肘的水平。据悉:全柬1000名本地老师中有大专以上文凭的凤毛麟角,而读过师范院校或中文专业的老师为零(可能有极个别年青华人到过中国留学)。虽然华校也有一些年轻教师,但也是从往届学校的优秀初中或专修毕业生中选拔而来的,也没有经过任何的培训,所以这部分老师的教学水平与老华人相比也是不相上下。正是这样的一个教师团体,支撑着全柬华文教育的重担,如果再过十多年,当这批老华人教师退居二线,或者祖籍国不再外派教师时,可以想象得出,这将是一个多么艰难的境地!其次,当地教师待遇偏低,教学后继无人也是困扰柬埔寨华文教育发展的又一重要因素。据了解:金边华校老师工资普遍在500美元之间,还算勉强过得去;而大部分乡下老师的工资维持在200美元之间,在柬埔寨这个物价比中国高三分之一的社会里,这个工资难以维持生计。正是因为这样,许多年轻人不愿意从事华文教育事业,乡下一些华校已经出现找不到人做老师的地步。老华人教师大都60岁以上了,再过若干年,一旦这批老华人教师退下来,学校将更加困难。针对上述事实,笔者建议:一是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办法,全面提高教师的业务水平,这一点非常重要。一个初中、高中刚刚毕业没有受到过任何专业培训的学生,是胜任不了任何年级的教学任务的。柬华总会应该高瞻远瞩,组织各分会以及各会馆不惜血本,让老师特别是年轻老师分批到中国师范学校脱产跟班学习。另一方面,也可以加大与国侨办、汉办或者柬埔寨孔子学院的联系,争取国内也派专家到柬举办各类师资培训班,以提高本地老师的教学水平。如果从国内争取专家有困难,也可以从现有的外派和志愿者老师中抽调有经验的老师,分科对本地老师进行培训,这项工作操作起来并不困难,只要柬华总会协调就可以了;而且外派老师中也有许多经验非常丰富的老师,希望总会尽快推进这项工作。是柬华总会有必要从中国引进人才,成立名副其实的“文教处”,对全柬华校进行细化的业务指导。目前柬华总会的“文教师资基金处”并没有任何教育专业人员,也无法开展任何的教学业务指导,全柬华校各自为战,处于半无政府姿态。柬华总会应该借助祖籍国的力量,引进人才,成立各级“教研室”,从课本、教法、考试、竞赛到教研等业务实行统一规范的管理,逐步改变华校各自为战的局面。三是各乡团会馆要尽量提高当地教师工资待遇,激发当地年轻人争当华文老师的兴趣。确定来说:就柬埔寨目前的物价水平,老师的月薪要达到400美金才能维持正常的生活。这个水平,金边各华校达到了,而对于大部分省以下老师来说却是远远不到。值得庆幸的是今年柬华总会换届,方侨生会长上任后,充分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的紧迫性,他多次就提高华人教师待遇问题做了具体的动员和部署,在2017年的3、4月份,总会下属的“文教师资基金处”在处长郑绵发的带领下,已完成对全柬华校大量的摸底调查,为下一步的组织实施理清了思路,各理事会各会馆也应借这个契机,最大限度地提高学校老师的工资水平,激发当地优秀青年争当华文教师的热情。目前笔者了解到:潮州会馆已给属下的端华学校下文,每年给老师增发一个月工资,但愿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三)教学方法呆板老旧,教研活动不活跃。华人在柬埔寨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华文教育也有一百多年的历程了,长年累月的积淀,他们已经形成了一套比较成型教学方法,这套方法沿袭已久,已经不再适应教育发展的需要;但据观察,许多华校并不大喜欢任何老师进行任何方面的教改,他们都满足安于现状,要求所有老师(包括中国外派来的老师)都按部就班的去教学。笔者发现:学校现在采用的教学方法是中国六七十年代的教法,很机械,课与课之间,段与段之间,期与期之间都是脱节没关联的。比如语文,随便讲几节课,然后抄笔记(笔记的内容格式也是定了的),没什么作业,即使有也是不用思考的,照搬照抄到作业本而已,平时的测验不能脱离笔记内容,段考、期考时又另外划定一个比笔记本更细的范围给学生背;这样的教法和评价办法沿袭了许久,早已经不再适应教育发展的需要了;但据观察,学校并不大喜欢任何老师进行任何方面的教改,他们都要求所有老师(包括中国外派老师)必须按部就班的按既定模式去教学。笔者以为:这种教法和评价办法,学生很容易养成死记硬背不爱思考不求上进的坏习惯;比如一个学生,他可以一个学期不来上课,到期未最后两周来背熟“范围”,一样可以考得高分。正是因为这样,这里学生的学习自觉性相对来说远远低于国内学生,许多学生上课不想听课,不愿意思考,更不愿意去钻研高深的习题,学习非常被动,考试时做弊现象也大大高于国内学校,学生学会中文的效率也低于英文学校的效率。一位资深学者曾经说过:为什么别人英文学校的学生,经过一两期的培训,学生就能掌握一嘴流利的英文?而我们中文班的学生,有的学了七八年,还停留在小学二三年级的水平?其中的原因与我们陈旧的教法和评价办法不无关系。华文在柬埔寨作为一门外语教学,它不象英文学校一样侧重口语教学,而是继承了旧中国的许多教学模式,这种尴尬现状催生了许多不科学的东西。所以笔者建议:要么学英文学校,进行纯语言教学;要么学祖籍国,在教学、命题、考试、改卷、评价等各方面慢慢的向国内靠拢。为了做到这一点,一是在学校内要多开展教研活动,相互听课,请有经验的外派老师、汉办老师或者从中国聘请过来的老师上公开课、评课,取长补短,共同提高。笔者觉得这一点完全可以做得到的,但许多学校却极少做,甚至没有做,如笔者所在的学校一年多来,极少看到过教研活动,我们7位侨办、汉办老师也没有人要求上过和听过公开课。没有教研活动,没有教改课改,教学过程千篇一律,评价办法落后,不支持老师创新,这是许多华校亟待改革的问题。二是各乡团会所应该高瞻远瞩,派出教务处的领导分批到国内学校取经学习,只有教务处领导整体教学理念提高了,才能更新观念,有效的带动全校进行教学改革,才能开创教学的新局面。三是柬华总会、各分会应该举办多种多样的竞赛活动,以促进华教活动的蓬勃发展。目前,全柬每年举办的大型比赛只有两个:一是“大使奖”全柬作文大赛,二是“汉语桥”比赛,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其它任何竞赛活动了,至于教师之间的教学竞赛就更加没有了,校与校之间也没有任何的教学、体育、艺术、书法之类学生喜闻乐见的比赛。建议柬华总会和各分会,定期举办各种各类的学科竞赛,促进各华校之间的交流,活跃校园气氛,增强华校的凝聚力。此外,在统一教材的前提下,定期进行学科统考也是有必要的。

  (四)缺乏适应性的教材。金边学校初中学生目前沿用的是柬华总会根据国内2003年版的《九年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改编而成的《柬埔寨华文教育华文实验教科书》。说是改编,其实基本上是照搬国内教材。柬埔寨学生基础差、作为一门外语,这套教材是不适应柬埔寨的学生用的。比如:初中二年级上期下半学段共学6篇课文,其中就有5篇是文言文,外国人学文言文,而且比例这么大,这显然是不合适的。再比如:初中课文中有一些诸如鲁迅先生的白话文,笔者认为也应该删减,所以尽快制订出适合柬埔寨孩子的教材,这是很有必要的。作文教学应该向国内靠拢,与语文合并为一个学科,每周增加作文课时数,并从国内引进适合的作文教材。可喜的是教材问题也引起了国内专家的重视,据悉早在几年前,中国广州暨南大学华文学院的教授就多次到柬华校调研过教材问题,传闻下学期有可能会启用中国暨南大学的新教材,但愿是梦想成真。

  (五)学科的开设单一随意,值得探讨。目前全柬50多所华校课程的开设没有严格统一的要求,就是同一学科,授课的内容也不相同,笔者认为,柬总会应该逐步统一起来,以便于管理。此外,有些学科的开设是值得商榷的,如小学《常识》,华校一般作为主科授课,应该划归为副科。再如《代数》、《几何》、《英语》、《中国地理》《中国历史》等。上述学科中,前三门学科在柬校里都是读过了的(华校大部分学生都是半天读柬校,半天读华校),到了华校是否还要开设呢?笔者持否定意见。柬埔寨的孩子学《中国地理》、《中国历史》多少有点尴尬,如果改为柬埔寨地理、历史也许更有针对性。如果不开设上述课程,那以什么课程代替呢?窃以为,既然是华文学校,就应该向国内靠拢,不妨开设:音乐、美术、书法、常识、舞蹈、体育等课程。这些课程都是学生非常喜欢的,更贴近中国元素,更吸引学生的眼球,对于提高学校生源会有一定的帮助。值得特别提出的是:由于场地、器材、师资的原因,各华校的体育活动非常匮乏。柬埔寨人种相对矮小灵活,学生热情好动,非常喜欢体育运动,适宜开展足球、乒乓球、毽子、体操、舞蹈、武术等活动,尤其是乡下学校,大部分有体育活动场地,应该多开展体育活动,上足体育课时,恢复广播体操、眼保健操等第二课堂活动,校内开展各种体育竞赛,柬总会也定期举办全柬比赛,全面活跃校园气氛,提高学生身体素质。没有场地,向侨领贤达募捐争取,没有师资,也可以向祖籍国申请增派体育老师援教。

  (六)学生知识水平参差不齐,宜采用分层次教学。由于华文教育不是国民教育,只要交钱,学生随时随地都可以来华文学校读书,同一个班,有些学生的年龄会相差会很远,学生的知识水平也会相差很远,给教学上带来了许多困扰。针对这种情况,对于有条件的学校是否可以采取分层次教学的模式来提高升学率呢?如金边华校学生人数较多,每个午别每个年级一般有2个以上的班,能否按学生的知识水平分班,采用分层次教学和考试的办法呢?希望能引起高层的思考。

  (七)城乡差别悬殊,个别华校举步维艰。没有稳定的经济支撑,生源少、学生收费低、老师收入低、一直是困扰着柬埔寨特别是省以下华校发展的主要因素。笔者了解到,受柬校和英文学校的冲击,省以下许多华校规模都是200人左右,有的甚至更少,每期生均收费是50-100美元之间。至于老师工资,金边略高,500美元之间,省以下则只有200美元左右,少的甚至是100多美元,连维持起码的日常生活都有困难,有的学校为了留住老师,只好让老师办一些培训班,收费归老师个人所有,以补助老师工资的不足。据了解,一些省以下华校完全是在亏本情况下运行的,它们主要靠会馆和社会各界侨领的资助生存,情况不容乐观。就是在金边,也有越来越多的各类办学机构在蚕食着华校的生源,如英文班,来自本地、台湾、马来西亚的中文培训班等。所以柬华总会及各级华社机构,更应多资助以下有困难的华校,力争把更多的外派、汉办老师派往更需要的地方,以帮助他们渡过难关。(玉林市育才中学外派柬埔寨崇正学校 盘世卫)

[上一页] [1] [2] [3]

【来源:中国华文教育网】

柬埔寨华文教育调研报告(3)
2017年07月03日 11:15

  (二)华文教师专业水平低下需亟待提高,教师后继无人宜未雨绸缪。现在全柬华校的华文教师分三类:第一类是侨办外派教师和汉办外派教师共221人;第二类是从中国私人来柬任教的老师数十人;第三类是占绝大部分的本地老师,这类老师又分老华人教师和年轻华人教师。目前,第一类侨办、汉办老师221人是全柬华校绝对的教学中坚力量,这类人几乎占了柬华校的半壁江山,并且在教学上肩负重担,乡下华校为甚,有的华校如果没有祖籍国老师的支援,真正是难以为计。近一两年来,各华校都向祖籍国“争抢”外派老师,无奈外派老师数量有限,很难满足全柬华校的需求。第二类老师人数不多,主要集中在金边华校任教,这类中国老师都是教学骨干,有些老师还任职学校领导岗位,如端华、崇正、民生等大华校的教务主任都是中国老师,再如崇正学校有十多位这类老师,都在中学、专修部任课,学校教务处四位领导都由中国人担任,学校的教务活动都是他们策划,在教法方面,已经渗入了少量的中国现代教育的元素;但他们又受束缚于柬埔寨100年来所形成的老式教学方法,要真正实行教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第三类本地教师最多,有1000人以上,它又分两部分:一是老华人老师,二是年轻老师。前者数量最多,但这部分老师一般都超过了60岁,这部分老师没有接受过任何师范教育,更没有得到过专业知识培训,他们的教育教学方法长期没有更新换代;所以他们不但很难胜任初中以上的汉语教学工作,就是小学的语文教学也是捉襟见肘的水平。据悉:全柬1000名本地老师中有大专以上文凭的凤毛麟角,而读过师范院校或中文专业的老师为零(可能有极个别年青华人到过中国留学)。虽然华校也有一些年轻教师,但也是从往届学校的优秀初中或专修毕业生中选拔而来的,也没有经过任何的培训,所以这部分老师的教学水平与老华人相比也是不相上下。正是这样的一个教师团体,支撑着全柬华文教育的重担,如果再过十多年,当这批老华人教师退居二线,或者祖籍国不再外派教师时,可以想象得出,这将是一个多么艰难的境地!其次,当地教师待遇偏低,教学后继无人也是困扰柬埔寨华文教育发展的又一重要因素。据了解:金边华校老师工资普遍在500美元之间,还算勉强过得去;而大部分乡下老师的工资维持在200美元之间,在柬埔寨这个物价比中国高三分之一的社会里,这个工资难以维持生计。正是因为这样,许多年轻人不愿意从事华文教育事业,乡下一些华校已经出现找不到人做老师的地步。老华人教师大都60岁以上了,再过若干年,一旦这批老华人教师退下来,学校将更加困难。针对上述事实,笔者建议:一是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办法,全面提高教师的业务水平,这一点非常重要。一个初中、高中刚刚毕业没有受到过任何专业培训的学生,是胜任不了任何年级的教学任务的。柬华总会应该高瞻远瞩,组织各分会以及各会馆不惜血本,让老师特别是年轻老师分批到中国师范学校脱产跟班学习。另一方面,也可以加大与国侨办、汉办或者柬埔寨孔子学院的联系,争取国内也派专家到柬举办各类师资培训班,以提高本地老师的教学水平。如果从国内争取专家有困难,也可以从现有的外派和志愿者老师中抽调有经验的老师,分科对本地老师进行培训,这项工作操作起来并不困难,只要柬华总会协调就可以了;而且外派老师中也有许多经验非常丰富的老师,希望总会尽快推进这项工作。是柬华总会有必要从中国引进人才,成立名副其实的“文教处”,对全柬华校进行细化的业务指导。目前柬华总会的“文教师资基金处”并没有任何教育专业人员,也无法开展任何的教学业务指导,全柬华校各自为战,处于半无政府姿态。柬华总会应该借助祖籍国的力量,引进人才,成立各级“教研室”,从课本、教法、考试、竞赛到教研等业务实行统一规范的管理,逐步改变华校各自为战的局面。三是各乡团会馆要尽量提高当地教师工资待遇,激发当地年轻人争当华文老师的兴趣。确定来说:就柬埔寨目前的物价水平,老师的月薪要达到400美金才能维持正常的生活。这个水平,金边各华校达到了,而对于大部分省以下老师来说却是远远不到。值得庆幸的是今年柬华总会换届,方侨生会长上任后,充分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的紧迫性,他多次就提高华人教师待遇问题做了具体的动员和部署,在2017年的3、4月份,总会下属的“文教师资基金处”在处长郑绵发的带领下,已完成对全柬华校大量的摸底调查,为下一步的组织实施理清了思路,各理事会各会馆也应借这个契机,最大限度地提高学校老师的工资水平,激发当地优秀青年争当华文教师的热情。目前笔者了解到:潮州会馆已给属下的端华学校下文,每年给老师增发一个月工资,但愿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三)教学方法呆板老旧,教研活动不活跃。华人在柬埔寨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华文教育也有一百多年的历程了,长年累月的积淀,他们已经形成了一套比较成型教学方法,这套方法沿袭已久,已经不再适应教育发展的需要;但据观察,许多华校并不大喜欢任何老师进行任何方面的教改,他们都满足安于现状,要求所有老师(包括中国外派来的老师)都按部就班的去教学。笔者发现:学校现在采用的教学方法是中国六七十年代的教法,很机械,课与课之间,段与段之间,期与期之间都是脱节没关联的。比如语文,随便讲几节课,然后抄笔记(笔记的内容格式也是定了的),没什么作业,即使有也是不用思考的,照搬照抄到作业本而已,平时的测验不能脱离笔记内容,段考、期考时又另外划定一个比笔记本更细的范围给学生背;这样的教法和评价办法沿袭了许久,早已经不再适应教育发展的需要了;但据观察,学校并不大喜欢任何老师进行任何方面的教改,他们都要求所有老师(包括中国外派老师)必须按部就班的按既定模式去教学。笔者以为:这种教法和评价办法,学生很容易养成死记硬背不爱思考不求上进的坏习惯;比如一个学生,他可以一个学期不来上课,到期未最后两周来背熟“范围”,一样可以考得高分。正是因为这样,这里学生的学习自觉性相对来说远远低于国内学生,许多学生上课不想听课,不愿意思考,更不愿意去钻研高深的习题,学习非常被动,考试时做弊现象也大大高于国内学校,学生学会中文的效率也低于英文学校的效率。一位资深学者曾经说过:为什么别人英文学校的学生,经过一两期的培训,学生就能掌握一嘴流利的英文?而我们中文班的学生,有的学了七八年,还停留在小学二三年级的水平?其中的原因与我们陈旧的教法和评价办法不无关系。华文在柬埔寨作为一门外语教学,它不象英文学校一样侧重口语教学,而是继承了旧中国的许多教学模式,这种尴尬现状催生了许多不科学的东西。所以笔者建议:要么学英文学校,进行纯语言教学;要么学祖籍国,在教学、命题、考试、改卷、评价等各方面慢慢的向国内靠拢。为了做到这一点,一是在学校内要多开展教研活动,相互听课,请有经验的外派老师、汉办老师或者从中国聘请过来的老师上公开课、评课,取长补短,共同提高。笔者觉得这一点完全可以做得到的,但许多学校却极少做,甚至没有做,如笔者所在的学校一年多来,极少看到过教研活动,我们7位侨办、汉办老师也没有人要求上过和听过公开课。没有教研活动,没有教改课改,教学过程千篇一律,评价办法落后,不支持老师创新,这是许多华校亟待改革的问题。二是各乡团会所应该高瞻远瞩,派出教务处的领导分批到国内学校取经学习,只有教务处领导整体教学理念提高了,才能更新观念,有效的带动全校进行教学改革,才能开创教学的新局面。三是柬华总会、各分会应该举办多种多样的竞赛活动,以促进华教活动的蓬勃发展。目前,全柬每年举办的大型比赛只有两个:一是“大使奖”全柬作文大赛,二是“汉语桥”比赛,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其它任何竞赛活动了,至于教师之间的教学竞赛就更加没有了,校与校之间也没有任何的教学、体育、艺术、书法之类学生喜闻乐见的比赛。建议柬华总会和各分会,定期举办各种各类的学科竞赛,促进各华校之间的交流,活跃校园气氛,增强华校的凝聚力。此外,在统一教材的前提下,定期进行学科统考也是有必要的。

  (四)缺乏适应性的教材。金边学校初中学生目前沿用的是柬华总会根据国内2003年版的《九年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改编而成的《柬埔寨华文教育华文实验教科书》。说是改编,其实基本上是照搬国内教材。柬埔寨学生基础差、作为一门外语,这套教材是不适应柬埔寨的学生用的。比如:初中二年级上期下半学段共学6篇课文,其中就有5篇是文言文,外国人学文言文,而且比例这么大,这显然是不合适的。再比如:初中课文中有一些诸如鲁迅先生的白话文,笔者认为也应该删减,所以尽快制订出适合柬埔寨孩子的教材,这是很有必要的。作文教学应该向国内靠拢,与语文合并为一个学科,每周增加作文课时数,并从国内引进适合的作文教材。可喜的是教材问题也引起了国内专家的重视,据悉早在几年前,中国广州暨南大学华文学院的教授就多次到柬华校调研过教材问题,传闻下学期有可能会启用中国暨南大学的新教材,但愿是梦想成真。

  (五)学科的开设单一随意,值得探讨。目前全柬50多所华校课程的开设没有严格统一的要求,就是同一学科,授课的内容也不相同,笔者认为,柬总会应该逐步统一起来,以便于管理。此外,有些学科的开设是值得商榷的,如小学《常识》,华校一般作为主科授课,应该划归为副科。再如《代数》、《几何》、《英语》、《中国地理》《中国历史》等。上述学科中,前三门学科在柬校里都是读过了的(华校大部分学生都是半天读柬校,半天读华校),到了华校是否还要开设呢?笔者持否定意见。柬埔寨的孩子学《中国地理》、《中国历史》多少有点尴尬,如果改为柬埔寨地理、历史也许更有针对性。如果不开设上述课程,那以什么课程代替呢?窃以为,既然是华文学校,就应该向国内靠拢,不妨开设:音乐、美术、书法、常识、舞蹈、体育等课程。这些课程都是学生非常喜欢的,更贴近中国元素,更吸引学生的眼球,对于提高学校生源会有一定的帮助。值得特别提出的是:由于场地、器材、师资的原因,各华校的体育活动非常匮乏。柬埔寨人种相对矮小灵活,学生热情好动,非常喜欢体育运动,适宜开展足球、乒乓球、毽子、体操、舞蹈、武术等活动,尤其是乡下学校,大部分有体育活动场地,应该多开展体育活动,上足体育课时,恢复广播体操、眼保健操等第二课堂活动,校内开展各种体育竞赛,柬总会也定期举办全柬比赛,全面活跃校园气氛,提高学生身体素质。没有场地,向侨领贤达募捐争取,没有师资,也可以向祖籍国申请增派体育老师援教。

  (六)学生知识水平参差不齐,宜采用分层次教学。由于华文教育不是国民教育,只要交钱,学生随时随地都可以来华文学校读书,同一个班,有些学生的年龄会相差会很远,学生的知识水平也会相差很远,给教学上带来了许多困扰。针对这种情况,对于有条件的学校是否可以采取分层次教学的模式来提高升学率呢?如金边华校学生人数较多,每个午别每个年级一般有2个以上的班,能否按学生的知识水平分班,采用分层次教学和考试的办法呢?希望能引起高层的思考。

  (七)城乡差别悬殊,个别华校举步维艰。没有稳定的经济支撑,生源少、学生收费低、老师收入低、一直是困扰着柬埔寨特别是省以下华校发展的主要因素。笔者了解到,受柬校和英文学校的冲击,省以下许多华校规模都是200人左右,有的甚至更少,每期生均收费是50-100美元之间。至于老师工资,金边略高,500美元之间,省以下则只有200美元左右,少的甚至是100多美元,连维持起码的日常生活都有困难,有的学校为了留住老师,只好让老师办一些培训班,收费归老师个人所有,以补助老师工资的不足。据了解,一些省以下华校完全是在亏本情况下运行的,它们主要靠会馆和社会各界侨领的资助生存,情况不容乐观。就是在金边,也有越来越多的各类办学机构在蚕食着华校的生源,如英文班,来自本地、台湾、马来西亚的中文培训班等。所以柬华总会及各级华社机构,更应多资助以下有困难的华校,力争把更多的外派、汉办老师派往更需要的地方,以帮助他们渡过难关。(玉林市育才中学外派柬埔寨崇正学校 盘世卫)

[上一页] [1] [2] [3]

【来源:中国华文教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