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文教育网
何志华:从“头”到“脚”收集近代服饰(2)
2010年05月20日 14:15
 

  装成买寿衣的去“鬼市”收东西

  何志华的清代服饰收藏始于三十多年前。他父亲当年是商人,也玩古董,他小时候就跟着父亲去过买卖旧货、古玩的天津“鬼市”,种下了对文玩的最初印象。但是“文革”中,他家的文玩都抄家抄走了,等到“文革”结束后发还了一部分,其中保存最完整的一些清代服装,“我没像别人那样卖掉或者扔掉,在外头遛时发现还有清代服饰,所以激起了我收藏清代服饰的兴趣”。他所收藏的第一件衣服,是他去天宝路市场发现的一件石青色的清代官服,花掉了自己刚领的工资才把这件东西买回了家,后来考证为五品官员所穿。

  1970年末,何志华开始收藏的时候还没有正式的文玩交易市场,所以他只能靠打听和“撞”来进行收集,无论盛夏隆冬酷暑严寒,每个礼拜日天不亮必到“鬼市”转。“当时卖东西的主要是三种人,一是收来的,二是销脏的,三是大户人家没落了卖家里东西,天津因为解放前有租界,买办、富商、下野的军阀多,后来没落了很多东西都卖”。记得“文革”时有一位北洋军阀的后人急着用钱,想出手清代官服,他们就通过中间人约好,每次都是那人夹着包袱出现,俩人一对眼神儿,何志华便小有距离地尾随其后,转至偏僻处小胡同口讨价还价,交易后疾速分手,就这样先后九次与人家“秘密接头”买下一批东西,其中还有一件清时诰命夫人的氅衣。他还辗转从张勋遗族一位老太太家中踅摸来六双“三寸金莲”,真让他欢喜了好多天。

  上世纪80年代市场逐渐放开,他就把周末的全部时间放到了天津文玩交易的“鬼市”上,“去的次数多了,卖古玩的认识了就问我为什么收旧衣服,我不能说自己搞收藏啊,那样价钱就高了。所以我就说这是做装裹用——天津人把寿衣称作装裹,他们知道我做这个,就不怎么多要钱了,几十块钱或百十来块钱就能买件东西。比如有一天我打开一个包裹,一翻就惊了,有两件马蹄袖的朝服,他以为我当装裹用,没怎么讲价钱,花了100多块钱买下这两件东西。”还有一次,他到沈阳道古物市场去遛,看见有一个卖瓷器的摊上团着一团面料,一看这是做官员朝服的蟒袍料。我猜大概是摊主到农村收瓷器时,户主怕瓷器摔了,拿来包瓷器的,摊主也不识货,所以扔在地下团着。我问师傅这破被面卖多少钱,他说100块,当被面卖了我。

  从收藏走向研究

  1988年,何志华在天津“鬼市”看到一件大皮袍子,对方要价200块钱,他有点兴趣,但是对皮货不懂。何志华特地找了一个委托行的老先生帮忙看,他只知道皮子是猞猁皮的,但是也看不出来怎么个好,所以就没有买。后来他见识多了,才认识那其实是清代官员冬天的时候穿在官服外面的端罩,是为了保暖防寒的,当时三品官可以穿猞猁皮的,而皇帝才能穿紫貂皮的,现在这件东西值十几万。

  随着收藏的增加,何志华感到自己摸索的很多分类都太粗线条。清代服饰无论从工艺和纹样上都有很多知识,不清楚不行,所以,一方面,他常常到公园中与老人聊天,请教老式衣服的穿法;其次,是自己买了大量有关服饰的工具书,对清代服饰的有关史料和知识进行学习,提高自己的鉴赏水平。现在,他也成了这行业的专家,还根据自己的收藏写出了《清代服饰初探》、《清代蟒袍》等文章,在大学也讲过课。他觉得服饰文化有许多都可以和现实发生关系,比如这几年华服逐渐升温,穿中式服装的人多起来了,“但是很多人已经不知道中式服装的正确穿戴方法了,还有些人把便装当礼服穿,难免让老人笑话。”

  他给自己的藏品详细地分类,比如把清代服饰按官、礼、绅、民、男服、女服、孩服形成系列,最早的藏品是清中期的官服,最晚的是上世纪40年代的民国服装。从服装开始,他也连带收藏各种头饰、佩饰(荷包、香带、腰带、头箍)和靴、鞋、帽。光“三寸金莲”绣鞋就有两百双,包括常鞋、雨鞋、婚庆鞋、丧鞋、半成品鞋和满族的盆儿鞋上百件,甚至还有双三寸小皮鞋。“十几二十年前一双绣鞋才几十块,好点也就四五百,但现在好的见不着,有也一双就要两三千,我也买不动了”。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