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文教育网
何志华:从“头”到“脚”收集近代服饰(3)
2010年05月20日 14:15

  办展览“晾衣服”

  何志华的家毕竟不像博物馆可以做到恒温恒湿,所以他自己摸索了一套保护藏品的土办法:他的房子至今没安暖气,是担心温度太高对衣服不好,至于夏天、秋天天气太热的时候,则要在房间洒点水增加湿度,尤其是夏天天热、湿度大的时候,箱子最后封闭住,也不出去展览。而春天和秋天,做展览就比较好,等于是让藏品出来晾一晾,去去潮气。为了防止虫蛀,他特别买了八个樟木箱来保存。就衣服来说,买的一般不能水洗——一是本身已经老化了,二是当时的染料和现在的不同,洗涤的时候容易变色、褪色。

  这些年,他的收藏渐渐为人所知,先后在天津、宁波、北京、台北以及韩国等地举办个人收藏展,还和《红楼梦》研究发生了关系。1998年应邀请到台湾展示他收藏的清代服饰,后来还参加北京黄叶村曹雪芹纪念馆“清代服饰展”。曹雪芹的先世曾三代四人担任江宁织造近60年,对清代宫廷服饰和官服供应以及政府在江南的影响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这些经历对曹雪芹创作《红楼梦》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何先生说,清廷官服的面料和精细的制作,均出自江宁织造、苏州织造和杭州织造这江南三织造,当时满族服饰和汉族服饰不同,官服和常服不同,尤其是官服,从头饰到靴子的料子、样式都有严格的等级,官员不能私自改变身上与其品级相对应的官服。“至于作为朝服外套的补服和补子,可以由本人按典章制度自备,可也有一定规矩,据记载,乾隆年间,八旗都统金简就因为”别出心裁“在其补子上的狮子尾端加绣了一只小锦鸡,皇上召见时看到他竟然”违制“穿两只吉祥禽兽的补子,便把他官职革去了。

  藏家要有“藏德”

  何志华不是那种一出手就能拿出多少万买藏品的富豪,他说自己就是因为喜欢,开始收藏的时间早,所以才积累下来这么些藏品,“别的项目我不沾,一是我家里有服装这个基础,二是我没有多少钱,专心做这一行就成了,那时候东西便宜极了,几十块就能买到东西,不像现在”。现在北京、天津、上海都有人收藏服饰,他说基本上造假的比较少,“因为卖不上价的人家不做,比较贵的大氅、龙袍倒是有假的,至于小鞋,山西有用旧面料做的,天津还有批发的呢”。他感觉“现在市场一是价钱太贵了,二是好东西也少了,民国的还能见到,清朝的太少了,过去习惯带钱出去花光了,对收藏家来说这是买着东西了,但是现在拿钱出去也买不到什么好东西”。

  他不到外地买东西,除非出差时候去各地的古玩市场看看,其次,他也不到人家里去买东西,“我觉得收藏家应该有藏德,在市场上买如果对方不识货,你便宜买了也就买了,没什么可说的,但是到人家里买东西,买便宜了人家后来知道的话就不好说了,还以为你当时骗他呢。我们协会组织的市民鉴赏活动上,就算有好东西我也不会谈买卖,因为这种关系买了也不好说。”当时他是天津汽车电器厂机修工,收入并不多,为了收藏至今连房子的墙面都没有刷过。他说自己和老伴1963年结婚后,连正式下顿馆子吃顿饭都没有,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而把并不富裕的工资全部买了服饰收藏。如今,在何志华的老式单间内,几乎无法打扫卫生,这开始也让家人有点不理解。不过时间长了,家人也开始慢慢从不理解到理解,“有一次老伴下楼买菜,看见一个收旧衣裳的正往编织袋里装东西,他瞅见有绣花的东西,就让拿来看看,结果是件民国时期的绣花门帘子,我们就买下了”。

  现在很多人主张“以藏养藏”,实际上走向古董经营,对此何先生并不赞同,“收藏就是收藏,经营就是经营,这是两回事,真正搞收藏的人不应像商人一样买来卖去赚钱。”他觉得严肃收藏应该和展览、研究结合起来,“中国自古是衣冠大国,服饰文化发达,我们也应该从历史和艺术方面发扬光大服饰文化,也算尽自己的义务”。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