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教资讯 | 网上课堂 | 师资培训 | 寻根之旅 | 华文教材 | 教学园地 | 资源中心 | 中华文化 | 基金会 | 网站地图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华文化 / 传统文化 / 中国绘画艺术 / 从顾恺之到吴道子
“琦罗人物”与“鞍马人物”
 
2008年02月29日
 
    

   唐代中国人的审美趣味与现代人有很大差异,无论男女均以富态——即养尊处优形成的肥胖——为美,留存至今的唐代绘画和雕塑为此提供了依据。盛唐时期流行的琦罗人物可谓最具时代特点的绘画样式。琦罗人物的造型特征是:肥胖的体态、丰腴的面颊、曲眉细目,配合其松弛、惬意的姿态神情。历史学家相信,琦罗人物样式的美术品既是唐朝皇室、贵族生活的写照,也反映了那个时代普遍的风尚。

   “琦罗人物绘画以张萱(生卒年不详,主要艺术活动集中在713—755年)与周昉(生卒年不详,关于他早期活动的记载在766-779年,后期活动约在785-804年)的作品最为典型。唐玄宗时期(712-755年),张萱做过史馆画直,以善画人物著名,文献记载他对亭台、林木、花鸟皆穷其貌,尤其醉心描绘贵族妇女闲散奢靡的生活,题材包括游春、赏雪、整妆、藏迷、鼓琴。周 亦出生于官宦家庭,是一个贵族子弟,《宣和画谱》说他多见贵而美者,善画贵游人物,描绘对象多作浓丽丰肥之。张萱与周的作品显然是历代皇室的爱物,以酷爱绘画著称的宋徽宗多方搜集他们的画作,所藏周的作品就有七十余幅;张萱的代表作《虢国夫人游春图》和《捣练图》,也因有宋徽宗的摹本才得以留存至今。


张萱《捣练图》卷(37cm×145.3cm),美国波士顿博物馆藏


   《虢国夫人游春图》是一幅华丽的图卷,在当时
唐尚新题风气的影响下,画家张萱采取现实题材,与诗人杜甫的《丽人行》史诗交相辉映。画面描绘唐玄宗时期显赫的王妃虢国夫人出游的情形:行进中的队列,人马疏密有度,虢国夫人等贵妇衣着华美,在随从、侍女陪伴下,各骑骏马,循路春游。画面上有九人,良骥八乘,其中一贵妇怀中抱着一名女童,为高贵的场面增添生动的气息。作品注重刻画人物内心,通过劲细的线描和色调的敷设,浓艳而不失秀雅,精工而不流于板滞。唐人爱马,从帝王到贵妃官员莫不例外,画家喜以画马显露技艺,建立名声,画中虢国夫人等贵妇所乘红色骏马,古称骅骝,亦如它们的主人那样风姿绰约,卓尔不凡。

   比之皇室贵妇,《捣练图》描绘了一个平民化的场面,但画中妇女仍带着盛唐时代特有的富态相,所以也属琦罗人物之列。此图分组描绘宫中妇女加工白练(白色的丝织物)的劳动场面,画中人的工序依次为捣练、织修和熨平。所绘十二人,或长或幼,或立或坐,神情姿态各异。捣练者执杵挽袖、织修者细心理线、拉练者仰身用力,以及煽火幼女之畏热,观熨女童之好奇,无不刻画得惟惟妙肖,足见画家观察之细腻,描写之生动。图卷前隔水细花黄绫上有金章宗贵签天水摹张萱捣练图八字,全卷中分,押富态,已伤及人物的俊拔。事实上,盛唐的浮华随着唐帝国国运由盛转衰而渐渐消褪,与其对应的绘画样式未隔多久就不再合时宜了。当然,这并不影响今天的人们乐于将此类绘画作为盛唐时代社会风尚及理想生活的整体样本来看待。

《挥扇仕女图》卷(33.7cm×204.8cm)局部,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宫廷绘画工整、富丽、雍容的趣味,同样渗透到诸如山水、花鸟以及佛教题材的绘画中。中国绘画自唐代起,习惯依所绘题材分为山水、人物、花鸟等门类,画家于某一门类中形成自己的专长。仅被收入《历代名画记》等著述专画花鸟禽兽的画家就有八十余人,出于对牛、马等驯化走兽的喜爱,
鞍马人物在唐朝成为绘画的另一个重要专题。


赵佶《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卷(52cm×148cm),辽宁省博物馆藏


   唐代画家曹霸(生卒年不详,713-741年间因绘画闻名)善画马,杜甫作《丹青引赠曹将军霸》诗,赞他将名驹
玉花骢描绘得有如九重真龙出,其画马之功一洗万古凡马空。曹霸的学生韩(生卒年不详),京兆(今西安)人,活动于唐玄宗时代。少年时曾作酒肆佣工,得到著名诗人、画家王维(701-761年)的资助,改学绘画,十年修成。善画肖像、人物、鬼神,尤精于画马,杜甫称赞韩画马,毫端有情。韩有真迹《夜照白图》存世(现存于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夜照白玉花骢均为唐玄宗坐骑,唐人盛行给爱驹起如此这般诗意的名字。)韩所画之马壮健神骏、结构准确,兼有唐朝人赞赏的美妇那种肥硕,具有宠物般的神气和光泽。他的另一幅作品《牧马图》,画一位武士驾白马缓行,右侧为一黑马,为贵族化的鞍马人物之典型图像,用笔纤细遒劲,色墨渲染得宜。此画曾经南唐内府及宣和内府收藏,并有宋徽宗御题韩真迹四字。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卷(28.7cm×335.5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卷(28.7cm×335.5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韩《夜照白图》(30.8cm×33.5cm),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韩《五牛图》卷(20.8cm×139.8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另一位唐代画家韩(723-787年)所绘的《五牛图》,在元代书画家和鉴赏家题跋中被称为希世珍品。韩 潜心于农政,政务之余研习绘画,能图田家风俗、人物、水牛,曲尽其妙。该图为纸本、长卷,所画五牛各自独立,除一丛荆棘之外别无景物描写。牛的姿势各异,或吃草,或翘首而驰,或纵而鸣,或回顾舐舌,或缓步行。没有人物出现,呈现的是农家爱物,所绘五牛尽显开朗、昂扬的气质,全图结构准确,透视关系合理,勾线用笔粗简得体而又富于变化,敷色轻淡而沉着,画面华美富丽,充溢着高尚的趣味。阎立本的帝王画、琦罗人物鞍马人物,均流露出盛唐人特有的豪迈和自信。从《步辇图》中领略的雍容、稳健与庄严,从张萱、周、韩等人的作品中看到的丰腴、华丽和生动,均被视为盛唐气象的某种流露。 

附件:
 
【来源: 五洲传播中心】
 相关报道:




网站地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版权及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7-2008 www.hwjy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号
中国华文教育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