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教资讯 | 网上课堂 | 师资培训 | 寻根之旅 | 华文教材 | 教学园地 | 资源中心 | 中华文化 | 基金会 | 网站地图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华文化 / 区域文化 / 东北文化 / 文化研究
注重东北口述文化
 
2007年06月28日
 

    说起东北文化,我们往往觉得记载东北的文字相关史料少,就是有,也往往在正史的野史部分或一些“流人”的笔记中有所涉猎。于是很多人就下结论,东北是文化的荒野或“东垂无文”,或“东北文化是中原文化的辐射”等等。事实上,文化的发展是保持在一种平衡状态之中的。文化是一个综合的概念。没有文字记载不等于没有文化,相反,人类口述历史又恰恰在某些重要时期填补了文字历史的空白,连接历史,又延续了历史,并使历史呈现出活态的形态。特别是越是文字记载相关少的地区地域和民族区域,口述文化史其实更充分地、生动而鲜活地活态存在着。

  东北口述文化史是东北文化史中重要而有特色的文化资源,具有重要的价值,这是由东北自身的历史状况所决定的。首先,东北民族有口述历史的习惯,并作为一种宗教的制度和风俗在族人中长期实施并流传。比如北方主要民族之一的满族有一种“说古”的习惯。说古,就是讲古话、古趣,包括满族的口述文字说部。

  满族“说部”,是满族及其先民传袭古老的一种民间长篇述说形式,满语称“乌勒本”,汉译为传或传记之意。多由族中长者漱口焚香,常配以铃鼓扎板,夹叙夹唱,意在说“根子”,敬祖先,颂英烈,讲述祖先和族人开疆保土的历史功绩和传奇故事。满族讲唱说部全靠口耳相传,主要在氏族内传咏,代代相承。称为“说部”,主要是“述说”。这种文化全靠讲述说部的人的记忆把说部的核心内容记下去,然后再由他在讲说部时临场或即兴发挥。讲述说部的人是族人中非常优秀的人,他的基本特征是记忆好,能把一部说部的故事完整地述说下来。再就是他的口才要好,有生动而带个性的表达能力,得到族人的尊重和认可。满族民间称讲“乌勒本”的人要有“金子一样的嘴”,这是对那些擅长于讲述说部的人具有传承说部能力的最大的褒奖和最高的夸赞。

  从前讲述说部都是族人用满语表达。清朝中后期满语渐废,与之相应的,讲唱说部也大多运用汉语,偶尔夹杂某些满语成分,这使得这种口述形式更难于文字化。多亏有像富育光及他的父亲富希陆这样的民族民间文化专家,重视这种民间的口述文化,使得如《乌布西奔妈妈》、《东海沉冤录》、《天宫大战》和《西林大萨满》、《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等一批优秀的说部传承下来。

  口述满语说部的传承在表述时要具备神圣和严格的讲述礼节。如开始讲述之前的焚香漱口,祭拜神灵祖先,而后才虔诚地讲述。这种严格而隆重的讲述规则使得东北满族民族文化得到了很好的传播和弘扬。听众要严分辈分,谦恭有序,并把满族尊祖敬老的习俗代代相传下去。这种行为同说部内容本身一同构成了一种活态的生存法则,推进了北方民族思想的发展和科学的进步,充分地展示了东北民族精神历程和科学性与典型性,并以东北主体民族满族的生存和文化方式来教诲子孙。

  我们知道,东北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一次重大的历史变革和推进时期,那就是中原大批破产农民涌入东北来此谋生,这被称为“闯关东”。闯关东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大的精神活动历程,封禁了几百年的东北,在清咸丰和同治年间大批涌入北方,他们带来了中原厚重的民间文化。而这种文化深深地存在于他们的民俗、行为和语言之中,并迅速与已经开始主动接触中原文化的北方满族相结合,相融合,产生了属于东北地域文化的东北文化。而其主体文化依然是以民间文化为核心,表述方式则是口头的口述方式。这部分文化形成了东北重要的丰富的文化形态,并以突出的特征融入了东北的历史和文化史。

  “大煎饼卷大葱,咬一口辣烘烘,干活全靠老山东”(选自《吉林歌谣集成》),“出了山海关,两眼泪涟涟,今日离了家,何日才得还”(选自《吉林歌谣集成》),还有八千行的民间叙事史诗《王宝川下关东》(李挚鹏、温泉和关铭文搜集整理;刘海元口述),这些生动的汉民族民间文化同东北如满族说部等一些口述文化共同构成了东北民族民间文化的丰富文本,教育和滋润着北方相融合的各民族民众,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两种文化一经碰撞,必须相互融合,借鉴,发展。没有生命力的文化,迅速被淘汰掉了。截止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吉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搜集整理并编辑出版的《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吉林卷》就是从上亿字的民间口述故事和传说中整理和挑选出来,并成为全国的首卷本在国内外引起了重大反响,这表明了东北这块土地上口述文化及非物质文化是如此的厚重和鲜活。

  历来的文化史只靠文化记载的历史去认证和检验是不完整也是不准确的。其实人类的历史只有很少一部分被文字记载下来,更多的更重要的部分是传承在人自身的生存历程上,而口述历史正是人类生存的重要而珍贵的部分。人类口述文化史虽然没有被文字记载但一样也是通过人类去使用它们传承下来,它时时在人类的生活中存在,在人们的生存规俗中被传承,在人们的精神运动中起着支配作用的。但是,被人们的认识和总结不够,就是因为它的普遍和普通,又无法引起人们的重视。这是一部分被忽视和几乎遗忘的人类知识资源角落。

  中国文学的内涵本来博大精深,无比的丰富,其中既包括书面文学,也包括口述文学;既包括汉族文学,也包括少数民族文学。但是以往的文学史著作基本上属于汉民族的书面文学史,少数民族文学,特别是少数民族口头文学和边远地区的口头文学长期以来备受轻视和冷落。一些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也不把目标对准这一领域,甚至漠视它的存在,这样的结果将会丧失对一个地区民族文化和生存精神进行正确判断。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全球掀起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热潮,在这个时期我们关注东北的口述文化是极其重要和有意义的事情。口述文化正是非物质文化的重要特征文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抢救和保护非物质文化正是基于本世纪世界各民族经济发展的现状,基本保护世界文化的多样性,基于以科学的态度去总结人类的生命史和生存史才提出来的,这正为我们全面关注和启动保护、研究吉林省和东北及长白山文化,特别是没有文字记载的那部分珍贵的口述文化即非物质文化提供了珍贵和良好的机遇,这对我们进一步总结东北文化的发展历史、文化的特征特点以及文化的生存和价值观念等理论,构建东北文化的完整体系,都是一个重要的契机。

  人类的口头和非物质文化属于集体创作,凝聚着民间的集体智慧,承载着千百年来人类生存形成的精神需求和道德观念、价值体系,具有潜移默化的法约性,构成一种无形的行为规范,对于人类的生存指导行为有巨大的指示作用。因此这种文化才能以一种自然的形态生存下去,并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目前省政府、省文化厅已根据国家的指示全力开展非物质文化原区保护区工程,将对那些有悠久历史,有重要的文化典型性、科学性,有独特地域特色的非物质文化生态区域、村屯,实施保护。这个目的一旦实现,我们的生活将会更加丰富和美好。(曹保明)

附件:
 
【来源: SRC-180】
 相关报道:




网站地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版权及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7-2008 www.hwjy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号
中国华文教育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