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教资讯 | 网上课堂 | 师资培训 | 寻根之旅 | 华文教材 | 教学园地 | 资源中心 | 中华文化 | 基金会 | 网站地图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华文化 / 区域文化 / 八闽文化 / 八闽传说
千金难买好厝边
 
2007年06月20日
 

  闽南有一句俗语:“千金难买好厝边。”闽南人称房子叫厝,“厝边”在闽南话中就是“邻里”的意思。这个俗语的由来,还有一个感人的故事。

  古代闽南九龙江边,有一个小村庄,名叫苦竹村。由于洪水经常泛滥,庄稼很难有好的收成,村民们的日子过得很苦。

  一个寒风呼啸的除夕,江边的小路上走来一位老人,布衣褴褛,气喘吁吁。这老人就是苦竹村惟一的教书先生苏义。苏先生自小饱读诗书,却因家贫无人举荐,仕途坎坷。后来就放弃了科举,到附近各村去办私塾教书,挣些银子借以糊口。

  这一天,他收了学银,高兴地赶回苦竹村,准备过年。当他走到一座小木桥时,忽听一阵女子的悲泣声随风隐隐约约地传来。他辨别了一下方向,拨开竹丛,发现不远处有个年纪轻轻的女子伏在一块大石上痛哭。他心里立即感到一种不祥的预兆,就在此时,那个女子站起身来就要往江里跳,苏义奔上前一把抓住了她腰间裙带。“你不要拉我……”女子挣扎着说。苏义此时也不顾“男女授受不亲”了,把她拉到岸边,这才发现是本村农夫施泮的新婚妻子。

  “施泮嫂,你这是怎么啦?年关除夕,出了什么事啦?”“唉,先生有所不知。我丈夫娶亲时借了老财主的钱,利滚利,一直还不清。他听说到南洋能多赚钱,就跟着人家的洋船出门去了。前几天托人捎了口信,说他廿八日到家。我和公公在村口等了一天一夜,不见施泮,却有人报讯,说前几天有一条洋船,触礁沉下大海!施泮他、他……”“啊,这……”“我公公一听,昏倒在地,我身边一文钱也没有,叫我怎么办哪!”

  苏义听了也难过地掉下泪来,心想安慰安慰她,借点钱给她,但又想,亡夫的悲痛,并非借点钱讲几句好话就能解决的。现在要紧的是要救她一条命!“对,我编造几句话骗她,就说她丈夫没有死,把银子托给我,过几天就会回来的。”想到这儿,苏义向怀里掏银包,刚伸出手去,又缩回来了。“不行,这是一年辛辛苦苦得来的十二两银子,给了她,别说她根本还不了,我一年的汗水都付诸东流了。”苏义正犹豫着,只见施泮嫂哭着又要去投江,他连忙用手去拉,可施泮嫂甩开了他的手说:“你别管我了,我迟早要饿死的,你救不了我!”“施泮嫂!”苏义喊道,“你疯了?我的话还没讲,你就要去死。你丈夫有信交代我啦!”“唔,信?你不是骗我吧?”施泮嫂停了下来,将信将疑地问道。“喏,我为人师表,岂能撒谎!他遇到沉船之后,得贵人相救,现住在我的—个同窗友人家里治病。他托我友人捎来一封信,还有这、这十二两银子,交代我无论如何要在年夜廿九之前交给你公公,过个好年,他病一好,就赶回来。我今天才从学堂回来,所以耽误了一天。”说着从怀里掏出银包。“啊,是……是吗?”施泮嫂眼睛一亮,望着苏先生手中的银包,问道。“是真的,是真的,当先生岂能胡言乱语。”苏义走过去,把银包交给了她。“信呢?”“这信……”苏义掏掏腰包,摸模袖筒,故作怨叹地说,“哎呀,瞧我这记性,早晨我还放在塾馆的桌子上,怎么就忘了拿!老糊涂!不要紧,这钱先拿回去,先把债还了,再请郎中帮你公公按个脉,然后去备一点年货。明天,我托个做买卖的到塾馆把信取回来。”“谢谢先生救命之恩!”施泮嫂跪拜了苏义,抹掉泪水,兴冲冲地回家去了。

  苏义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竹林弯道上,自己却呆呆地不知该怎么办。虽然救人一命心里很高兴,可是一想到大年除夕,自己两手空空回家,就连脚也提不起来了。怎么办呢?等会儿回家,老伴—定会说:“快把钱拿来,办点年货,咱们的米缸已经空空的了。”是的,现在谁的家境也不宽裕,他们老两口就靠这一年的学钱来过日子呀。虽然老伴是个善良而明白事理的人,但没有钱总不能过日子呀!咳,刚才太急了,为救人要紧,竟忘了留一点银子带回去!这时他不由得后悔起来。站了一会儿,他甩甩衣袖,咬了咬牙,自我安慰道:“算了,君子疏财仗义,顾不得许多了。”这才抬腿走回家去。

  苏义走到家门,老伴已经站在门口张望了。“哎哟,老翁啊,外面风大,可把你冷着啦!”老伴一见他回来,喜气洋洋地把他按在椅子上,又连忙倒了碗热水端给他。苏义喝了水,一句话也不讲,望着老伴呆呆地坐着。“老翁,快把学钱拿来,我去办些年货,再给你斟一壶老酒。”“这个……”苏义支吾着。“拿来呀!”老伴催促道。“那个……”“什么这个那个,你这是怎么啦?”老伴看他神色不对,摸摸他的额头,“你不舒服?”“不,没……钱。”苏义只得说实话。“啊,是学堂没收钱,还是给人偷了?”“都不是。是这样……”苏义便把方才路上的事讲了。“啊!”老伴悲伤地摇摇头,“救人是好的,可你一点儿也不留,别说过年,连三餐都要喝西北风啊!”“要是你遇到这事,你也会这样做的。反正钱都给她了,还能讨回来吗?”“不行,你千万不要去讨,一讨,可要出人命的!”老伴也是个善良人,一听他这样说,也不由得心软下来。“是啊。这样吧,看看家里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你去当铺走一趟,喝稀粥也能过年。”苏义给老伴出主意。“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家里早象水洗过一样。”“那,那暂且用开水充饥,也能过一两天,说不定新春初二、三,有学生来拜年,多少会送点年糕。”苏义安慰着老伴。“要是没有拜年的呢?”“这……”苏义语塞了。“我说老翁啊,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一听有办法,苏一眼睛一亮,忙问:“什么办法?”“咱后门连着田园,有好几块番薯地,你晚上趁黑,去挖几个充饥,好不好?”“不不不,”苏义一听倒吸一口气,举起双手直摇晃,“为人师表,怎么能去做小偷?不行!不行!”“这不行,那不行,你叫我怎么过呀!”老伴生气了。苏义见老伴不住地拭泪,心里也乱成一团麻。是啊,别说过年,今天粒米不进,晚上能睡得着吗?过了今夜,明天能站得起来吗!为了救人,不得已去偷挖一点番薯填肚子也算情有可原吧,就是让人家知道了,丢点面子,总不至于坐牢吧。想到这儿,他叹了一口气,说:“别伤心了,你给我找一把旧刀,我晚上去试试看。”

  天黑了,家家户户按照乡俗围聚在一起,在桌子上摆个帖着红纸的小烘炉,喝酒吃菜,这在闽南叫做围炉。苏义夫妻俩关着门,喝着开水,等到夜深人静,家家散席入眠时,苏义才背上一只小篮子,拿着一把旧菜刀,从后面小门悄悄地走进了番薯地。不知是初次偷盗心惊胆战,还是不习惯走夜路,远远望见树木的影子,总以为是个人站着,吓得不敢直起腰来走路。一听风声飒飒,就吓出一身冷汗,心跳不止。他摸着爬着,来到一块番薯地旁,正想举刀挖土,想到书上所写“君子不贪不取”,又犹豫起来了。忽然他想起,这附近有座土地庙,供奉着土地公和土地婆。记得这小庙的柱上还有两行对联,写着“这公公十分公道,那婆婆一片婆心。”正中上方还有块匾额刻着“有求必应”。今天要做这种丑事,不知菩萨答应不答应,还是去请土地公土地婆指点吧。

  于是,他摸到土地庙,跪在地上拜道:“土地公土地婆,我苏义一生不做缺德的事,只因乡人施泮出洋多日杳无音信,他的老父病在床上,他的妻子想要跳水自尽。我为救她一家,把一年辛辛苦苦挣来的十二两学银全送给她,自己弄得大年除夕无米可炊,不得不到这番薯地里偷挖几个番薯充饥。二位神明若是应允,请给我一对圣杯!”苏义拜罢,拿起桌上的两片圣杯往地上一掷。这是闽南古代民俗,取两片猪腰形的木片作为占卜的凭证,如果木片落地,向上的一面是一阴一阳,就叫做圣杯,表示办事能够成功。这苏义掷下的木片是什么样子的呢?他在地上摸了摸,却只摸到一片,另一片怎么摸也摸不到。那另一片到哪儿去了? 

  原来,这庙里并非只有苏义一人。有个村童名叫林吉,在苏义祈祷的时候来到小庙。因为吃罢围炉酒,林吉的母亲刘氏就说:“孩子,你到咱们那块番薯地去巡视一下,看看有没有人偷番薯。如果有人偷番薯,就把他赶走。但一定不要打人,这年夜偷点东西吃的人大都是穷得没办法的人。”林吉按照母亲的话来到番薯地,听到苏义喃喃絮语,心中充满了对先生的好感和同情。他本来想对先生说,到我家过年吧,但又怕没有跟母亲说清楚,不知道母亲答应不答应,不敢擅自做主。当苏义把木片掷下时,他也为那木片是否会凑个圣杯而着急。所以,他也趁黑夜悄悄地在地上摸,他也摸到—块。心想:糟了,一个人拿一片,怎么能知道谁阴谁阳呢?正不知该怎么办,就听到苏义叹息道:“土地公、土地婆啊,我是虔诚来问你能不能挖,你只给我一个阴杯,却找不到另一个是什么杯。你行行好,让我找到它吧。”这林吉一听,哈,他是阴杯,我就给他来个阳杯!他把木片轻轻放在地上,向上的一面摆成阳面。苏义又摸了一遍,终于找到了那另一片。一摸,呵,是阳杯!这一阴一阳,不正是圣杯么?对,一定是神明指点,可以挖的。苏义略略放下心来,走出土地庙,就到番薯地里挖起来了。

  可苏义毕竟是文弱书生,再加上年纪已大,挖土力不从心。挖了好久,才挖了三、五块,轻轻放在竹篮里。忽然,扑通几声,把苏义吓了一跳,不知从哪里飞来几块番薯,掉进篮里,其中有一块还砸在了他的手上。他稍稍定一定神,赶紧合掌拜道:“这—定是神明帮助我,把番薯都引到我篮里来了。”其实,这哪里是神明指引,是林吉帮助他挖,挖了又扔进他的篮子里。苏义心想:好,做人不能贪心,有这几块就行了。他提起篮子,哟,篮子好重,这要是拎回去,非得把腰累折了不可!他正在为难,咦,怎么篮子自己会升空?啊,—定又是神明在帮助他!这时天很黑,苏义心里既紧张又害怕,眼睛又有些昏花,又一直以为有神灵相助而没有多想,也没有发现是林吉在后面帮他拎。他轻松地拎着篮子往回走,走到家的后门,篮子忽然重重一摔,倒了满地。原来林吉一看到家门口了,怕被发现,就松开了手。幸好苏义的老伴在后门等着,慌慌忙忙把番薯拾起来,关好门。

  苏义回到家里,才感觉魂魄全回来了。他摸摸额头,摸摸衣衫,一片冷汗。老伴看他可怜,用热毛巾帮他擦了擦,说:“你歇歇,我赶紧去洗两个番薯,煮了给你打牙祭!”不久,外面传来鞭炮声,这是闽南过年的老例。新年初一的凌晨,孩子们都会早早醒来,到门口放鞭炮。苏义对着热腾腾的番薯,一边吹气一边解嘲地说:“老婆,咱们没有其他的东西,就把这些番薯当作鸡鸭鱼肉吧。你看,这个头大尾小,就象一块猪腿,那个中间大两头小,咱们把它当作鱼吧。”“好,”老伴倒了一杯开水给他,“这白米酒是自家酿的,你多喝点吧。”

  就在他俩吃番薯的时候,门口来了两个人。他们是林吉和她的母亲刘氏。刘氏正要叩门,听见门内喊着:“老翁,这猪腿给你先吃。”“好,那草鱼就给你吃吧。”她把手又缩回来了,对儿子说:“吉仔,你说谎,人家苏先生有鱼有肉,你怎么说他没钱呢!”原来,昨夜林吉帮助苏先生把番薯篮子抬到他家后门,就跑回去把苏义先生偷番薯的事全告诉了母亲。刘氏一听,急忙封住他的嘴巴,说:“莫乱说!人家苏先生平日待人和善,知书识礼,哪会做这种事情。”林吉便把他祈祷土地公土地婆的话以及自己帮助他挖番薯的事全说了一遍。刘氏这才夸奖儿子做得对,说:“先生做这种事是迫不得已的,你千万别嚷嚷,咱们准备一点年货,明天一早就给他送去!”林吉便高兴地帮助母亲炊粿做糕,忙到天亮。现在来到苏先生家门口,听到苏先生夫妻肉来鱼去,心里又犯疑了,莫非是儿子看错了人!但东西已准备了,苏先生平时也常帮她家写门联、看信啦,送点年礼也应该。于是她就轻轻地敲了门。

  苏义和妻子正在苦中寻乐,吃得畅快的时候,忽然听到敲门声,苏先生的妻子忙问道:“谁呀?”“是我,先生回来了没有?”苏义夫妻一听是隔壁刘氏的声音,顿时紧张起来,心想一定是来讨东西的,赶紧把番薯皮收拾一下。门开了,只见刘氏微笑地施礼道:“恭喜新春!”接着,又按下小林吉的头,说:“快,拜先生公,先生妈!”苏义夫妻赶忙扶起小林吉,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苏先生,”刘氏从红篮里拿出一些年糕、鸡鸭鱼肉,说,“咱小林吉年龄也大了,马上要跟先生学识字了,今天先拜个先生礼。”“哎呀,”苏义的老伴推让着,“别客气了,家里吃的东西多着呢!”“哎,”林吉一见她推辞,急得口无遮拦地插嘴道,“您收下吧!昨夜先生在土地庙讲的话,我都告诉阿母了!”苏义夫妻一听满脸羞红,一时无地自容,刘氏赶紧拍了一下林吉的头,让他莫多嘴。她诚意地对苏义说:“先生不要挂意,你是做了好事的,你是好人哪!”

  这时,外面走进几个人来。原来是施泮小夫妻俩扶着父亲来了。施礼之后,施泮就问:“苏先生,你大概是送错了人,我没有交代你十二两银子啊!”原来施泮并没有坐那只触礁的洋船,他乘坐的船因为遇到风浪,开得很慢,所以迟回来两日。回来听说苏先生给了妻子十二两银子,忙过来还钱并问明原委。

  “嘿!”林吉跳出来,拍着胸脯大声说,“这事我从头到尾都知道!”于是,他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施泮一家感动得泪如泉涌,三人跪下拜道:“多谢先生救了我一家人的命!”“没什么,没什么,大家互相帮助嘛!我也要感谢林吉他一家,不然我也过不好年。施泮哪,往后出洋,要常寄信回来,免得你家里担忧啊。”施泮激动地说:“幸亏有你们这些人的帮助,才挽救了我们一家,好厝边(邻居)真是千金难买呀!”

  这件事一时传为美谈,“千金难买好厝边”这句俗语也就流传开了。闽南到现在仍然保留着很浓厚的文化传统,重视邻里关系,讲究礼尚往来,互帮互助,有浓厚的人情味。同时也像古代孟母一样讲究择邻而居,在建房之前,都要看看周围的邻居,希望有一个好厝边,大家能和睦相处。(李晓洁)

附件:
 
【来源: 《八闽文化经典故事》】
 相关报道:




网站地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版权及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7-2008 www.hwjy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号
中国华文教育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