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教资讯 | 网上课堂 | 师资培训 | 寻根之旅 | 华文教材 | 教学园地 | 资源中心 | 中华文化 | 基金会 | 网站地图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华文化 / 区域文化 / 八闽文化 / 八闽人物
八闽琴师郑祐
 
2007年06月20日
 

  南音,在我国的闽南、台湾以及南洋等华侨居住地广为流行,被称为乡音。南音曲调典雅优美,既具有古君子遗风和宫廷音乐的气质,又富有浓烈的乡土气息,被称为中国音乐的“活化石”。南音充分体现出八闽文化鲜明的地方特色和深厚的文化韵味,人们来到闽南,把听南音,品闽茶,看梨园戏当作是最大的享受。

  南曲有《梅花操》、《八骏马》、《四时八节》和《百鸟归巢》四大名曲。四大名曲的初创者是谁,已经无法考察了。可它们的整理者,熟悉南音的人都知道,是明代被人尊为“八闽琴师”的郑祐。

  郑祐家住福建惠安的崇武城。这里虽说是“城”,其实当时只是一个半村半廓的小城镇。因此,郑祐取个别名叫“半村”。他从小痴迷音乐,无心仕途,经常带着一张琴,到处拜师傅,交琴友,学得一手好琴艺,“半村先生”的名声也就四处传开了。

  这年夏天,半村来到广东羊城。听说城里有个武官的遗孀叫白素娟的,原是巡抚衙门的歌姬,弹得一手好瑶琴。半村是个琴迷,很想向她学艺。可封建时代,要见一个官家寡妇,当面请教,真比登天还难。好在得到当地琴友的帮助,他在白素娟邻居的小楼上,租下一间房住了下来。天天隔墙听琴,依着白素娟的曲调,摸索着试弹。可是音律虽然接近,格调却差得很远。怎么办呢?半村想不出个办法来。

  事有凑巧。六月十五日这天黄昏,半村看见白素娟家抬出一乘小轿,轿帘挂着白纱;轿后跟着两个丫鬟:一个拿着鲜花果盒,一个提着白绢琴囊,朝巷口去了。他觉得奇怪,问了房东,才知道白素娟的丈夫前年六月十五带兵乘船到珠江巡逻,遭到台风袭击,翻船死在江底,家中只剩下这寡妇和两个丫鬟。素娟想念死去的丈夫,每月十五,都要到珠江上弹琴祭吊。半村听了,更加敬仰白素娟的为人,就跟在轿子后面,来到珠江边。只见那白素娟走出轿门,穿的是雪白的孝服,年纪30出头,长得端庄秀丽,由丫鬟扶上了船,开往江中去了。半村连忙雇了一条小船,也跟了上去。

  这时,正是初夜时刻,不少游船在水上来来往往,萧声、琴声叫人听得入迷。白素娟的船,停在离岸很远的江面上。半村的船,也悄悄地靠了上去。只见白素娟站在船头,上香、祭酒、献花之后,才坐了下来,对着江水,弹起瑶琴,那半村借着月光,隔船要看弹奏指法,可是哪能看得清?只听那琴音,悲悲切切,催人泪下。半村直听到琴声终止,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时,白素娟的船,掉转了船头,向岸边摇去。半村的小船跟在后面,等那白素娟上岸坐轿走了,他便到刚才载白素娟的那家船上,向艄婆打听,知道这白娘子每月十五必来江心凭吊,都乘她的船。他要求艄婆下次让他跟在船上听琴。艄婆见他学琴心切,也想趁机捞点油水,就说:“先生上船,老身要担干系。船价十两,说一不二。上船后,你要藏在后舱篷里,不许露面。万一被白娘子发现,你就认定老身是亲姑妈,一切由我来解说。如果你做出下流的勾当,哼!就别怪老娘不客气了!”半村恳切地说:“我一心只想学琴,你尽管放心。”艄公婆也就答应了。

  转眼到了七月十五,半村等不得太阳下山,就抱琴来到船上,躺在艄婆安排好的舱篷里。待到那轮明月爬上柳梢头,白素娟果然又来了。船摇到江心,像前次那样,白素娟行礼烧香以后,就端坐弹琴。半村暗地看她的指法,受到很大的启发。但事不凑巧,琴声刚停,丫鬟正要收拾东西,却发现了半村,就禀告了主人。白素娟心里一颤,忙问艄婆:“为什么让男人上船?”艄婆口舌灵便,毫不在意地笑着说:“这是我娘家侄儿,老远跑来看我。我们船户家在船上,我是他的嫡亲姑妈,总不能为了挣一点船钱,就把侄儿赶跑。夫人是个明理的人,这点世故,哪能不懂?”半村也站在一旁,恭恭敬敬地说:“在下平日学点琴艺,今日来找姑妈,有幸看夫人弹得一手好琴,想学点指法,长点见识。既然夫人责怪,只好立即退避。”白素娟看那半村,年近40,像个教书先生,温文尔雅,很有礼貌,不像歹人,心也就安定下来。但是为了对证他说的话是真是假,就说:“既然先生高才,应该当面请教。”半村毫不踌躇,抱出自己的琴,弹奏了一支曲子。白素娟原在巡抚衙门,见过许多世面,很是大方,听完了曲子,就说:“先生琴艺不错,可惜运指还不能得心应手。”半村趁机请教,艄婆也帮衬了几句。白素娟不好推辞,坐了下来,把捻、拨、勾、剔各种指法弹奏几遍,并耐心指点了其中的技巧。半村心灵手巧,很快就领会了,当即要拜白素娟为师。白素娟婉言说道:“夜深了,先生也该歇息了。”说着就叫艄婆回船,上岸坐轿去了,以避嫌疑。

  那半村独自回到小楼,就把学到的指法,日夜操练,很有心得。这一天,他正在门外散步,被白素娟的丫鬟看见,就问:“先生为什么来到这里?”半村还礼说道:“为了向琴友学艺,暂时住在这小楼上。烦姑娘代向夫人请安。”丫鬟略微点点头,就走开了。

  日落月出,快到中秋佳节了。半村刚访问琴友回来,迎面见那丫鬃向他叫道:“先生叫人好找。夫人有一封信,请先生过目。”半村接过一看,上面写道:“前日婢子报说,先生住在墙外小楼。隔墙听琴,堪称名手。请在中秋月夜,再到令姑母船上,为亡夫弹奏一曲,则死者安慰,生者感激。”半村求之不得,就让丫鬟回复说:“如期必到!”

  中秋夜晚,半村抱琴来到江边,见那丫鬟已在等候。他立即上船,拜见了白素娟,少不得也以姑侄身份同艄婆相见。船很快到了江心,白素娟祭奠完毕,坐下先弹一曲。接着,半村也学白素娟行过了祭奠礼,恭恭敬敬地坐下弹起琴来。白素娟听了夸赞说:“先生高才,实在少见。我代亡夫把这张瑶琴赠送给你,请带回你们家乡去吧。长期留在这边,恐怕不便。”半村是个机灵的人,知道白素娟是在防范口舌。他恭敬地接过瑶琴,表达了谢意,说:“学生明天就回去,请老师珍重!”

  船靠了岸,半村目送白素娟上轿去了,才独自抱琴回到小楼。他哪睡得着,就在灯下作了一首《瑶琴颂》,谱成歌曲,弹奏高唱:“珠江月影兮,皎皎如雪;萍水相逢兮,扁舟一叶。惠我瑶琴兮,白璧其徽;挥泪告别兮,弦乱音绝!” 这首歌,极力称赞白素娟的高洁情操,也表达了半村对老师的敬仰和惜别心情。

  第二天,半村就告辞了羊城的琴友,携带瑶琴,返回故乡崇武去了。到家后,他凭自己的记忆,画成白素娟的肖像,挂在小琴轩,拜她为师。每月十五晚上,都要焚香礼拜,弹奏那支《瑶琴颂》。他的琴友苏屏山,是苏州府的书吏,年终时节,告假回家探亲,见半村已成了琴迷,就说:“苏州是个繁华世界,有不少琴师聚集在那里。如果你有兴趣,一同去玩玩吧!”半村的发妻早已亡故,无牵无挂,过了春节,就同苏屏山搭上同乡的货船到苏州去。

  在苏州,他听说“听歌院”有个著名的歌伎马湘兰,长得像天仙一样,加上有一手好琴艺,人们夸她是“色艺双绝”。但她接客的条件很严:首先是琴歌名流;其次是诗画名家。那些富贵人家子弟,百次上门,难得一次见面。半村虽然琴艺很高,可鸨母要他交出百两银子才让见面。他哪里有那么多钱?只好望门兴叹了!

  过了两三个月,听说“听歌院”的账房先生患病死掉,鸨母正找人补缺。半村为了向马湘兰学琴,就央托苏屏山找当地体面人物介绍,进去当了账房。

  马湘兰才24岁,端庄娴静,不爱讲话。半村因账目关系,偶然见过她,却没有机会表达学琴的愿望。最后,他想出一个办法,常在更深夜静时刻,携带白素娟赠送的瑶琴,到后花园焚香弹奏,希望引起马湘兰的注意。那马湘兰接连几个晚上听到幽美的琴声,心想,来到苏州三年,还没听过这般动人的琴韵。这弹奏法,很像表姐!她叫侍儿出去看看是谁在弹,问他跟谁学的。片刻,侍儿回来说:“是账房半村先生,为了纪念他的老师白素娟,弹奏了自己谱写的《瑶琴颂》。”马湘兰听了白素娟三字,不由得一惊,忙吩咐侍儿:“快去问那先生,这白素娟现在哪里?他是怎样跟我表姐认识的?”侍儿去了好大一会,回来把半村如何与白素娟认识的情况说了一遍。马兰湘叹了一口气说:“表姐也是薄命人呀!”她呆呆地想了好一会,就拿一张纸条,拟下一个题目叫《幽兰清香》,要侍儿送给半村,请他谱支曲子。

  第二天夜深人静的时候,马湘兰正在窗前观月,忽然听到园中一阵琴声飘来,好像晚风吹来兰花的清香,叫人浑身舒服。她着了迷似的,信步下楼,走进花园。只见那账房先生正坐在花卉旁边的石凳上,全神贯注地弹着瑶琴。马湘兰不敢去惊动他,站在梧桐树下,听得入神,直到琴声消失,不禁冲口说出:“真是幽兰清香呀!”

  半村抬头看时,那马湘兰已经走了过来。他急忙站起,深深行了一个大礼,说:“学生遵照命题,谱成了这支《幽兰清香》,试弹一遍,请多指教。”马湘兰还了礼,就在假山石上坐了下来,说:“先生不但会弹,还会谱曲,如果能当面再谱一支《月下花间》,就更不辜负这天上的明月,园中的幽兰了!”

  半村猜想,马湘兰是要当面试探自己的琴艺,就坐下想了好大一会,打成腹稿,调好琴弦,便轻轻地弹奏了起来。那柔和的琴声,真像轻风吹过花丛,发出天籁般的音响;随着音律的回旋飞扬,乐曲又进入了一个开阔的境界,好像月里嫦娥,在那满天云霞上面轻歌曼舞,直叫那潜心听琴的马湘兰也觉得飘飘然起来。一曲终了,她才像从梦中醒来,脸上漾开一丝笑意,走到琴几旁边,说:“先生真像汉代司马相如!”说着就坐了下来,借用瑶琴,依照半村弹奏的乐谱,重弹了一遍。半村对她的好记性和灵活的指法,十分钦佩,就趁机请教。马湘兰毫无保留地把她父亲当年教的“捻珠捻指”、“弹鼓练功”的秘诀,都传授给半村。

  从此,半村勤学苦练,十指灵活,刚柔快慢,随心所欲。那被人称为“一代名花”的马湘兰,竟然经常同这位年近40的账房先生聚首,一个谱曲,一个弹唱,或一个弹一个唱,把许多“贵客”都冷落了。

   听歌院的鸨母,见发财的门路被堵死,恨死了半村,立即把他辞掉。半村走时要求向马湘兰告别,鸨母不容许,并喊来几个恶汉,不由分说把他轰出门外,并威胁说:“再敢上门一步,就要叫你粉身碎骨!”

  马湘兰住在深院高楼上,哪里知道外边发生的事情。一连三天,她不见半村踪影,就叫侍儿出去查问,才知道半村已被赶走,账房换了人。她一连哭了三天,哪里还肯接客?第四天深夜,她想要自杀,忽听墙外传来《幽兰清香》的琴声,知道是半村不忘旧情,用琴声来呼唤自己。她感到欣慰,急忙下楼来,悄悄地走过后花园,轻轻地打开了后门,寻声来到池边的柳树下,只见那半村,神色凄惨,正坐在一块青石上弹奏。马湘兰悲喜交集,扑向半村,“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半村爱惜地捂住她的嘴说:“别哭,让他们听到,就不好办了。”他轻轻拉着马湘兰,躲到河边茅草丛生的地方,诉说别后衷情。马湘兰见半村一片真心,就把压在心底的话都倒了出来。

  原来,马湘兰的爹是个秀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因为兵荒马乱,爹娘惨遭杀害,房屋全被烧光,剩下她一个人,无依无靠,只好卖身葬了父母。想不到,买主是个恶棍,又把她转卖到这“听歌院”。因怕玷污了父母的名声,从来也没提过自己的身世。她一心想要脱离苦海,又没有一个可靠的人;如今,正想把半村作为终身依靠,偏又被鸨母生生拆散。她对半村说:“先生,我对你不能不说实话。我这条命,只有先生救得。可我这块白布,被丢进了两个染缸,先是灰的,后是黑的,我怕玷污了你的清白。”’半村听了,更加觉得这马湘兰,既可怜,又可敬。就说:“如果我有这种想法,又何必冒此风险来到这里?你放心,我会想尽办法,替你赎身。”马湘兰感动得珠泪滚滚,就叫半村等待片刻,急忙跑到楼上,把自己积攒的金银珠宝,全都拿来交给半村,说:“先生,我这条命,全靠你一手搭救。如果鸨母狠心不从,我只有一死。这些身外之物,全送给你。希望你替我刻块墓碑,写上‘半村之妻马氏’,我死后,灵魂也要为你弹琴唱歌!”半村听了,紧紧抱住马湘兰,两人哭得喘不过气来。

   第二天大清早,半村把这件事告诉了朋友们。苏屏山劝告说:“我的老弟,你这一手琴艺,早已名闻八闽。虽说中年丧妻,要找个黄花闺女,还不容易?弄了个烟花女子,恐怕名声不好啊!”半村连连摇头说:“她有一颗善良的心,为葬父母而落入烟花之地;她又有一手好琴艺,跟我正是一对知音。我不能像孙富那样辜负杜十娘!如果马湘兰死了,我也活不成。就请你老大哥,用这些金银珠宝,把我们的棺材运回崇武,合葬在莲花山上。”

  苏屏山见半村心坚如铁,就帮他借些银两,央求人向鸨母疏通为马湘兰赎身的事。那鸨母那里肯让人砍掉摇钱树,坚决不同意。马湘兰一看事情不成,就要跳楼自杀。鸨母生怕人财两空,只好答应,却咬定要半村付出赎身银子1000两。苏屏山一算,马湘兰的金银珠宝,连同半村借来的钱,还不到800两。正在为难之际,碰巧崇武有个珠宝商人,到苏州来做买卖,听了这事很受感动,就慷慨解囊相助,凑足1000两银子,帮助马湘兰跳出火坑,同半村结成了夫妻。然后,这个珠宝商人又让他们乘坐自己的船,回到了家乡崇武。

  马湘兰一进半村的家,看见小琴轩里还挂着她表姐白素娟的画像,更感到半村是个多情多义的男子,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夫妻俩就张起瑶琴,一同弹奏《瑶琴颂》,表达对白素娟的怀念。从此,他们把全部身心都融进琴艺里面去了。半村先生出于对家乡南曲的热爱,把后半生的精力,全用在编纂《南曲集成》上面。他多年来不断拜师学艺,博取众长,弹奏指法越发精湛。他自己会谱曲,又有马湘兰做他的得力助手,不断为他演奏,让他修改曲谱,终于用半生的精力将《南曲集成》编纂成,使诸如《梅花操》等许多古老的名曲得以流传下来,他也因此被人们尊为“八闽琴师”。(李晓洁)

附件:
 
【来源: 《八闽文化经典故事》】
 相关报道:




网站地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版权及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7-2008 www.hwjy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号
中国华文教育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