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教资讯 | 网上课堂 | 师资培训 | 寻根之旅 | 华文教材 | 教学园地 | 资源中心 | 中华文化 | 基金会 | 网站地图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华文化 / 区域文化 / 八闽文化 / 闽台渊源
泉州与台湾的关系
 
2007年07月04日
 
             一、早期开拓台湾的泉州人

  台湾是我国最大的岛屿。据地质学家、考古学家考证,台湾原来是和大陆连接在一起的。更新世晚期,由于世界性气候变暖,海洋水面因大陆冰川融华而上升了100多米,使台湾变成了一个四面环水的海岛。

  远在几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大陆东南沿海古越族人的一支分队渡海抵达台湾,成了台湾高山族的祖先。当大陆进入封建社会初期时,台湾的土著居民高山族人仍然处于原始氏族社会,过着“巢居穴处,血饮毛茹”的原始社会部崐落生活。台湾地处热带、亚热带气候区,终年长夏无冬,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土地肥沃,资源丰富,山地覆盖着原始森林,平原河谷地带则遍野草莱。但是,由于社会生产力十分低下,是个瘴疠横行的蛮荒地区。从隋朝以来,东南沿海人民不断东渡台湾,带去先进的生产技术和封建的社会关系,才使台湾得到不断开发。经过1000多年的经营,台湾终于成为祖国的宝岛。

  在台湾的早期开拓进程中,泉州人民曾经作出了不可泯灭的卓越贡献。泉州与台湾仅一水之隔。从泉州到台湾,距离最近处仅有90海里。航船出崇武港,一昼夜就可以抵达台湾的北港。这是泉州人民移居并开拓台湾的一个十分有利的条件。早在隋唐年间,泉州沿海一带的渔民就到过澎湖、台湾海域捕鱼。宋时,一年抵达台湾北港海域的渔船,常有数十至百艘之多。渔民为了躲避飓风,补给淡水食物,修补渔网渔船,或与高山族同胞交易,时常登岸逗留一段时间。以后逐渐地定居下来,形成三五户或十来户的小渔村。这些渔民在渔汛过后清闲时,随意在住地附近种上一些作物,都能意外获得好收成。于是,一些不适宜出海捕鱼的人,便以种植农作物为主。后来,北港渔船在转场捕涝活动中,又在台湾西部发现了大员、打鼓、小琉球等一些岛屿与优良的港湾,于是建立起一批批新的渔村。

  台湾优越的农业生产环境,开始吸引泉州的农民前往垦殖。据文献记载,最早渡台从事农业开发的是德化县一户姓苏的农民。他们于南宋绍兴三年(1133年)搭上一艘渔船,穿过台湾海峡的狂风恶浪移居台湾。元朝,又有永春、南安等地的少数农民前往台湾。明朝嘉靖年间(1522-1566年),倭患猩獗,泉州多次惨遭倭寇袭扰。加上封建地主阶级的残酷盘削,连年的旱灾,迫使许多丧失土地的贫苦农民纷纷迁居台湾,寻求活路。如晋江安海人颜龙源、惠安东园人庄诗兄弟,就是在这一时期渡台的。这些初期的泉州移民,成为最早开拓台湾的先躯者。在这片灌木丛生、蟒虫横行的处女地上,他们选择滨海近溪的平旷之处,风餐露宿,芟刈草莱,凿圳修渠,垦辟田园,构筑茅寮。由于生活环境恶劣,有的人或因水土不服,或因染上瘴疠而死。战胜灾难而顽强地活下来的人,在历尽种种艰辛之后,终于垦辟出一片片的肥田沃壤,建立起一批批村落。

  泉州人较大规模地赴台拓荒,始于郑芝龙父子经营台湾这一期间。1621年,郑芝龙率领13艘海船28人经日本来到台湾北港。明天启六年(1626年),闽南发生严重旱灾,遍野赤土,许多村落连草根树皮都被吃尽。郑芝龙招抚泉州饥民数万人赴台。他们历经数年艰辛,把台湾西部一些沿海平原开辟成为富庶的农业区。崇祯初年(1628年),泉州又遭大旱,郑芝龙再度招纳饥民,每人给银三两,三人给牛一头,用船载到台湾垦荒。郑成功收复台湾后,更加有组织地大规模地开拓台湾。他实行“寓兵于农”的政策,将水陆官兵按镇分地,插竹为社,斩茅构屋,围地屯垦。郑军中万余名泉州籍官兵和眷属参加了垦殖。同时,郑成功还积极招纳泉州沿海人民入台。清初,清政府实行海禁政策,离海30海里内所有村庄田宅被焚毁殆尽。数万流离失所的泉州沿海农民和手工业者便扶老携幼,纷纷冒险偷渡台湾。至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清政府开放晋江蚶江与台湾鹿港对渡,再次出现了泉州多民台湾的高潮。据清嘉庆十六年(1811年)统计,全台汉族人口200多万人,来自泉漳一带的占十之六七。

  泉州人大量入台,不仅为台湾的开发提供了人力和物力,而且带去了大陆先进的农业和手工业生产技术。在郑氏父子一系列发展生产的政策鼓励下,台湾的开拓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期。数十万亩的荒埔丛莽化为良田,粮食甘蔗产量大幅度提高,建筑业、造船业、制糖业、冶铁业、制瓦业、晒盐业、纺织业、樟脑提炼业等各种手工业日益兴旺,海上贸易日趋发展。从台湾南间的恒春至北部的诸罗、彰化的西部平原基本得到开发,不仅出现大量村落,而且形成了如彰化、云林、琅王乔、新竹等一批城镇。高山族聚居的部分村落,如新港、麻豆、贝加溜湾、萧垅四社,由于吸收了汉族的生产技术和生产经验,经济文化生活逐渐接近于汉族的水平。台湾时期的开拓,为以后清统一台湾后出现汉族移民高潮和封建经济的飞速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二、郑芝龙开发台湾与抗荷斗争

  17世纪初,我国东南沿海的私商十分活跃,其代表人物就是早年开发台湾,拥有武装船队的海商郑芝龙。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他出生在崐南安石井一个小官吏家庭。早在1621年,郑芝龙就与颜思齐进入台湾。初时3000多人,以后增至数万人。颜思齐一到台湾,立即安设寮寨,抚恤土蕃,以台湾北港为中心,分配所部耕猎,建立管理制度。颜思齐死后,郑芝龙被推为首领,竖起帅旗,下设参谋、总监军、督运监守、左右谋士等,建立了初具规模的郑氏地方统治政权。这些措施都有助于台湾的开发和发展。后来,郑芝龙虽然接受明王朝的招抚,当了明朝的官员,他又进一步从大陆移入数万劳动力。这样有组织地把大批劳动力移入台湾,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大陆移民把先进的生产技术带到台湾,促使台湾封建生产方式的萌芽。从此,在高山族和汉族人民的辛勤劳动下,台湾社会迅速发展了。这是郑芝龙开发建设台湾全岛的一个历史贡献。

  16世纪70年代,荷兰发生资产阶级革命后,便把侵略矛头指向东南亚和中国东南沿海地区。1620年,荷兰东印度公司董事会谕令巴达维亚总督侵占我沿海地区,作为侵略远东的据点。他们肆行烧杀、劫掠财物,严重破坏东南沿海人民的和平生活。1623年荷兰侵略者窃据台湾的安平,翌年在台湾建筑“热兰遮”和“赤嵌城”两个要塞,侵占了台湾南部地区。1641年,荷兰、西班牙两个殖民主义国家为了争夺台湾的统治权,发生战争,荷兰得胜,独占了整个台湾。 这时,郑芝龙海上势力日益扩张,引起了明朝统治者的恐惧,屡次派兵追剿,均告失败。明朝政府为利用郑芝龙与荷兰人抗衡,镇压其他“海盗”,于是对郑芝龙施行绥抚。1628年,郑芝龙接受明王朝的招抚,任“五虎游击将军”,离开他多年经营的海上贸易根据地台湾。

  1633年7月,荷兰殖民者企图用武力强占台湾和大陆沿海地区,派出8艘战舰到厦门,不宣而战,袭击毫无准备的福建水师舰只。福建巡抚檄调诸将,大集舟师,痛击荷兰侵略者。身任“五虎游击将军”的郑芝龙担任了战斗前锋,实际负责运筹指挥这场战斗。在为时20天的海战中,由于东南沿海广大人民的支持,中国士兵顽强抗敌,奋勇争先。加上郑芝龙海战经验丰富,指挥正确,中国军队获得大胜。活捉荷兰“伪王”及头目数人,士兵118名,毙敌无数,焚毁敌人夹板舰5艘,小船50余只,缴获夹板舰1艘,以及盔甲、刀剑、罗经、海图等物。它狠狠教训了侵略者,使他们认识到中国人民是不可侮的,从此不敢再肆无忌惮地掠夺骚扰我国沿海地区。同时,中国人民经过这次战斗,充分认识到侵略者的虚弱本质,增强了抗击外国侵略者的信心和决心,积累了斗争经验,为日后郑成功收复台湾奠定了基础。

           三、郑成功修复台湾

  台湾自古以来就是我国神圣的领土。为了收复台湾,中国人民同西方殖民者进行了不懈的斗争。1661年4月21日,郑成功率领25000名将士,数百艘船舰浩浩荡荡地开出金门料罗湾。经过澎湖,4月30日到达台湾的鹿耳门港。将士们利用涨潮的机会,强行登陆。郑成功身先士卒,冒着敌人的炮火,首先登岸踏勘营地。全体官兵深受鼓舞,纷纷跳下船只,冲上海岸。几千名台湾同胞也赶到岸边,带着货车和各种运输工具,帮助大军登陆。荷兰人在这里建了台湾城与赤嵌楼两处城堡,互为犄角。郑成功大军不到两小时就占据了有利地形,择地扎营,修起了防御工事,切断了赤嵌楼与台湾城之间的联系。

  这时,在荷兰殖民者首领揆一的指挥下,四艘荷兰战船从海上开炮射击。郑成功的水师英勇反击,击沉了其中最大的“海虎托号”,重创战船两艘,另一艘见势不妙,逃往巴达维亚(今印尼的雅加达)。赤嵌楼的守将猫难实丁,下令开炮轰击郑军的营盘,郑军还击,荷兰军官贝德尔和48名殖民军当即被毙。台湾城守将阿尔乡普又带着200名殖民军出击,也惨败逃窜。郑军断绝了城堡的水源,猫难实丁被迫投降了。接着,郑成功分兵从水陆两个方面围攻台湾城。揆一和1000多名殖民军龟缩在城堡之中,闭门死守。

  郑成功派人送信给揆一,劝他放下武器,献城投降。揆一不识时务,反而讨价还价,提出无理要求。郑成功断然拒绝,他说:“台湾一向属于中国,现在我亲自来取,外来的荷兰人,自然应把台湾归还给主人。如果进行顽抗,我将被迫用最大的力量收复台湾……”揆一敬酒不吃吃罚酒,郑成功下令攻城,几十门大炮轰击了4个小时。但是敌人负隅顽抗,台湾城一时攻不下来。郑成功召集部将商讨,决定对台湾城采取长期围困的办法,使殖民者粮尽援绝而投崐降。围城坚持到8月中旬,来自巴达维亚的荷兰授军到达台湾,从海上向郑成功军队发动进攻。揆一大喜,乘机反攻,却遭郑军英勇还击,死伤惨重,再也不敢出来了,荷兰援军也狼狈逃回巴达维亚。到了12月,台湾城被困足有8个月,荷兰士兵死伤1600人,只剩不到700人,弹尽粮绝,已陷入了绝境。郑成功见时机成熟,于1662年1月25日清晨,下令军队炮轰台湾城,28门大炮同时开火,打得荷兰殖民军无处藏身。郑成功的士兵呼叫着冲上去,搭起云梯,攀上城墙。揆一走投无路,只好挂白旗投降。1662年2月1日,荷兰总督揆一在台湾城外正式向郑成功呈上投降书。被荷兰殖民者侵占了38年的台湾,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民族英雄郑成功崇高的爱国精神和收复台湾的辉煌业绩,光照千秋。

            四、施琅统一台湾

  施琅早年是郑芝龙的部将,顺治三年(1646年)随郑芝龙降清。不久又加入郑成功的抗清队伍,冲锋陷阵,出谋献策,功绩显赫,成为郑成功的得力助手。后因恃才居傲,与郑成功发生嫌隙,再次降清。

  施琅降清后任福建水师提督,1683年率军打败了郑成功的孙子郑克爽,占领澎湖。有人劝他说:“公与郑氏三世仇,今郑氏釜中鱼,笼中鸟也。何不急扑灭之,以伸前冤?”施琅坦然回答:“吾此行上为国,下为民耳。……何私之有?”他命令部下不得杀害俘虏,并发给口粮,有伤的给以医药,放回台湾。

  此时,割据台湾一隅的郑克爽集团,自知大势已去,上表向清政府投降。施琅来到台湾,一方面整肃军纪,采取了减轻台湾人民负担的种种措施。一方面招抚郑氏家族和文武官员,亲自去祭祀郑成功,表明自己以国家利益为重,不记私仇的坦荡胸怀。施琅的举动,受到台湾人民的热烈欢迎,使清朝顺利地和平统一了台湾。

  台湾统一后,清政府内部却对台湾的弃留问题产生分岐。主张放弃的大臣们认为台湾土地狭小,人口不多,与其派兵远渡重洋去驻守,不如弃之。康熙皇帝也认为台湾是“弹丸之地,得之无所加,失之所无损”。施琅则据理力争,坚决反对放弃台湾。 首先,他用历史的经验教训来提醒清政府重视台湾的地位。指出台湾“北连吴会,南接琅王乔”,是江浙闽粤四省的屏障,在海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大陆人民早就定居其间,后来荷兰入侵,占领台湾,逐渐成为东南沿海的大患。郑成功收复台湾后,荷兰殖民者仍“窥伺南北,侵犯江浙”,使海疆不得平静。清政府只有统一并管辖台湾,才能保障东南沿海的安宁。施琅又指出,台湾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一旦抛弃,荷兰侵略者必然乘虚而入。只有驻守台湾,才能巩固澎湖,才能巩固我国的海防。 施琅的主张终于得到康熙皇帝的支持。省政府于1684年在台湾设一府三县,隶属福建省。在省政府的统一管理下,台湾与大陆的关系更加密切,台湾的开发也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

           五、一衣带水根连根

  泉州是台湾汉族同胞的主要祖籍地,海岸线长,设有6个台轮停泊点,2个台胞接待站。泉台语言相通,习俗相同,有地缘、人缘、物缘、文缘、神缘的密切关系。两地文化联系源远流长,至今泉州的木偶、南音、高甲、梨园、打城戏仍是广大台胞特别喜爱的“五朵金花”。

  一衣带水根连根。不论发生什么情况,也不论在何时何地,台湾同胞都心系家乡。改革开放以来,已有几十万泉籍台胞先后到泉州寻根、谒祖、探亲、旅游,多时一年七八万人,少时也有四五万人。他们中不少人还积极到家乡投资。从1983年泉州市兴办的第一家台资企业,到1994年底累计,全市已批准台资企业569家,总投资7亿多美元,合同台资5.8亿美元,分别占同期全市批准“三资”企业总数的12%。对台小额贸易成效额1260万美元,海上民间对台贸易成交额近5年累计已达1亿美元以上。始于1988年的对台短期渔工劳务,累计已派渔工15236人次,创汇1500多万美元。台湾同胞还热心桑梓公益事业,近6年来,台胞捐赠兴办公益事业的资金累计已达1.34亿元人民币。 在泉台关系史上,惠安崇武港值得一提。崇武与台湾隔海相望,碧波相连,相距仅97海里。两地自古以来,生产、贸易往来频繁。1971年,这里接待了前来大陆停靠的第一艘台轮后,即成为大陆第一个开放的台轮停靠点。1994年,前来崇武港停靠的台轮达1100艘次,比1993年增加200多艘次。

  几年来,这里接待前来避风、补经、修船的台轮达700多艘次,台胞近2万人次。崇武镇还发挥当地渔民经验丰富、技术水平高、吃苦耐劳的优势,1989年以来,崇武镇每年向台湾提供的台轮渔工劳务达4000多人次。 崇武素称“石雕之乡”,石雕蜚声中外,尤为台胞所青睐。全镇已有石雕业为主的台商合资企业13家,利用台资4750人民币。1994-1995年,销往台湾的墓碑、板材、石刻品总值超亿元。台商在这里还投资开发远洋捕捞、游艇工业和旅游娱乐业等。为了适应经济发展和民间对台贸易扩大的需要,位于崇武至港乾公路两侧的新建“台湾街”已初具规模。为接待好台胞、台商,促进两地联系和民间贸易,这里已先后建成千吨级对台专用码头和大乍、霞西、港乾、前安等4个台轮避风港,以及崇台贸易市场、对台贸易大楼、红十字救护站等。

  改革开放以来,泉台的文化交流也十分活跃。1989年5月,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李亦园教授首先回到家乡,参加泉州各界召开的“泉州学研究座谈会”,表示将努力促进“泉州学”走向台湾和海外。1992年,他将自己呕心沥血写成的14册学著赠送泉州市图书馆。同年8月,他率团回大陆,与厦门大学、上海复旦大学及社会科学院等单位商谈合作项目,并与汪道涵、钱伟长等人洽谈两岸交流事项。1993年,他又促成福建省梨园戏剧团导游访台、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与美国汉学家共同研究海上丝绸之路等合作项目。1992年4月以来,泉州赴台交流已有8次、108人成行。台湾的南音社、武术团也多次莅泉访问。这些活动,大大促进了泉台的文化交流,为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作出了贡献。

附件:
 
【来源: 泉州网】
 相关报道:




网站地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版权及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7-2008 www.hwjy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号
中国华文教育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