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教资讯 | 网上课堂 | 师资培训 | 寻根之旅 | 华文教材 | 教学园地 | 资源中心 | 中华文化 | 基金会 | 网站地图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华文化 / 区域文化 / 齐鲁文化 / 文化研究
齐鲁文化渊源论
 
2007年10月31日
 

    从“沂源人”到“东夷人”

    1981年9月,山东省沂源县骑子鞍山东麓,几块出土的人类骨化石残片,改写了山东地区的人类历史。经考古专家们鉴定,这是距今约四五十万年前的,也就是与“北京人”同时代的猿人化石。于是,又一个中国猿人的名称被确定——“沂源人”。尽管沂源出土的只有几块猿人骨化石残片,但它们告诉后人这里曾有过与周口店地区一样的人类活动,这不啻是向世人宣告:山东人也是最早的中国人。

    在“沂源人”化石发现地周围的沂源县骑子鞍山千人洞、沂水县南洼洞、日照县秦家官庄、新泰县乌珠台村、沂水县湖埠西、日照县竹溪村北山、郯城县黑龙潭、临沂城东相公乡凤凰岭等地,考古学家们还先后发现了从旧石器时代早期至中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存。从那一块块打制得愈来愈精细的石器中,我们不仅能看到山东远古居民从山地移向平原的生活环境变化,而且能看到从狩猎和采集到高级采集兼营渔猎的生产方式的变化。更使考古专家们感兴趣的是:从临沂一带的细石器文化遗存中似乎发现了农业生产的萌芽。也许,中国农业起源的实证将会在这里获得。它至少能够证实,山东是中国早期农业文化的发祥地之一。

    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址在山东有近千处,几乎遍布全省各地。它们形成了完整谱系的四个发展阶段:北辛文化一大汉口文化一龙山文化一岳石文化。在中国现有的全部考古发现中,一个狭小的区域内能形成中国史前文化完整序列者,到目前为止,只有鲁中南地区。这岂不是说,这里是中国人的祖先几十万年来最长期、最稳固的生活区域吗?这岂不是说,这里积淀着更多的中国远古历史和中国文化的雏形吗?

    新石器时代的山东人,被称为东夷人。西周以来,深受“万世一系皆源于黄帝”思想的影响,中国人总以为,只有中原民族及其文化才是中华文明的摇篮。与华夏族不同的东夷族,一直认为是落后的。近年来,学术界已经初步摘掉了“东夷文化落后论”的帽子。新出现的东夷史前文化研究成果,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东夷文化不仅不是落后的,而且在许多方面领先于同期的中原地区。比如,东夷地区的金属冶炼技术发明之早,制陶技艺之精美,纺织水平之高,都足以代表当时中国同时期最高的水准。特别应注意的是,在山东的大坟口、营县、诸城等地出土陶器上的图象符号,学术界越来越多的人确认为图象文字。这些图象符号是比殷代甲骨文还要早2000多年的中国文字。

    华夏民族进入文明时代以后,山东地区逐渐成为华夏文化的中心地带。周武王灭商后不久病故,儿子成王继之,周公旦摄王位。成王和一些大臣疑忌周公。武王兄弟管叔、蔡叔、霍步也散布流言,说周公要篡位。封子武庚利用周内部的不和,联合东方的奄国(今山东曲阜一带)、蒲姑(今山东博兴一带)等殷商旧属国共同起兵反周。周公杀武夷,黜三叔,灭奄、蒲姑等国。然后成王封周公长子伯禽做鲁侯,都曲阜。封太公吕尚(姜太公)做齐侯,都营丘(今山东临淄)。由此,后人所说的齐、鲁两国在东方正式出现。

    从齐、鲁两地的分封之人可以看出,周朝的最高统治者对这两个东方大国是何等的重视。其重视的原因是,西周时期,华夏文化形成了两大重心:一是由以镐京、洛邑为中心的西部文化区,二是以曲阜、临淄为中心的东部文化区。后来,随着齐鲁地区文化和经济的迅速发展,待到镐京残破、东周定鼎洛邑,华夏文化的重心开始东移。

    东移在精神文化领域的深层表现是位于山东地区的泰山和东海在中国上古文献中大量出现并且被神化和仙化。在远古时代,高山和大海往往是人类产生原始宗教信仰的对象。以我们现在的地理知识,泰山的绝对高度的确不算高,但是上古时代我们的祖先却认为它是最高大的。这有三个原因,一是因为在他们当时的聚居之地(黄河下游一带)没有第二座山峰的高度能与之比肩;二是因为古人只能凭借相对高度观侧山峰,而泰山的相对高度为1200多米,这在我们祖先的眼中、在他们目光所及的范围之内,实在是“威威乎大哉”;三是因为泰山周围均为平原和丘陵,登上泰山之巅,会产生“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感觉。因而他们把泰山称为“大山”。泰山的高大雄伟,造成了我们先人对它的神秘感,于是他们把泰山奉为神而崇仰。泰山山高多云,云雾围绕山峰弥漫,古人就认为云是生于泰山,因此普通的农人为了风调雨顺,便要向泰山祈祷。泰山耸入云霄,与天最接近,古人认为攀登之上能与上苍对话,再加上泰山被纳入五行论系统,“岱宗”由只管人生代代相传的意义扩大到帝王递嬗的“禅代”之意,因此从传说中的三皇、五帝,到有史记载的几乎历代帝王都到过泰山,进行封禅或祭祀活动,特别是改朝换代之后尤其要在泰山上向上天报告成功,以证明自己的“天子”身分。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上古中国人一直把山东半岛的最东部视为“天尽头”。他们不知在东海以远还有和他们一样的人类。偶尔看到的是虚幻神奇的海市厦楼,便把无边的大海深处想象成神山仙境。对仙境的想象产生了神话、仙话。这些仙话说,在渤海里有三座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那里住着许多神仙。后世中国人就象无人不知山东地面上的泰山一样,也无人不知在齐鲁大地上诞生的“八仙过海”的传说。滨海文化孕育了中外数不胜数的古代神话:在滨临地中海的古希腊诞生了灿烂的古希腊神话,在滨临孟加拉湾的古代印度诞生了古代的印度教神话,在岛国日本诞生了古代日本的创世神话……同样,在齐国东部的濒海地区产生了美妙的中国古代传说。

    生生不息、变幻无穷的大海,带给人们神秘性的疑问,同时也启发了人们的想象力。诸如海水为什么不盈不溢?他们便联想到大海有容水的“归墟”和泄水的“尾闾”。海岛为什么不漂不沉?他们便认为岛上有仙人居住,岛下有巨鳌负载。由于大气环流的影响,东海之滨时有海市蜃楼出现。目击者便把他们所看到的神奇景象,用自己的想象编织成一个令人神往的海外仙境。那里有金宫银阙,有长生不死的仙人,有不死之药。这些传说给人以超越死亡的途径,并形成了信徒众多的“方仙道”,甚至引得几代帝王不辞艰辛到东海求仙求药。临海齐人对大海的疑惑、神往和想象,创造了“仙境”和“仙话”为特征的中国滨海文化。在此基础上,稷下学术与山东民间巫术结合,使齐鲁一带成为道教的主要发源地。仙话,固然有浓重的迷信色彩,但齐地仙话不同于外国神话之处在于,它突出的不是不可企及的“神”的力量,而是人可以成仙的人的主动性。它既反映了人对永生的渴望,又体现了古代齐人自我意识的初步觉醒。

    山东地区远古文明之悠久,由泰山和东海所产生的原始宗教信仰的精神力量,使得在这块土地上滋生的区域文化成为比之其他区域更成熟的一种可以解释自然和社会现象的意识形态,形成了比之其他区域更为规范的价值体系,也就具有更强大的“原型”般的生命力。在这块土地上产生的区域文化是中国最大的宗教—道教的源头。在这块土地上产生的区域文化又孕育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也是最大的一个学术派别——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学派,并且儒家思想成为两千多年来中华民族统治的思想;也正是在这块区域文化土地上产生了稷下学宫的“百家争鸣”,组成了后人永远不能忘怀的中国思想史上光彩夺目的一页。这也就是为什么后人一直把从春秋时期到秦汉时代齐鲁地区的文化进度视为当时中国文化最高水准的缘故,而这一时期恰恰是形成中华民族文化心理结构的最重要的历史时期。

附件:
 
【来源: 《东方论坛》】
 相关报道:




网站地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版权及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7-2008 www.hwjy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号
中国华文教育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